第2812章 笑话


全本小说网 WWW.52ctf.com,最快更新驭房有术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对对对……”韩业连拍了几下脑门,看了一眼床上的儿子,急切地说道:“我怎么把正事给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掏出手机,拨了司机的电话号码,让司机赶紧去买香炉和香。然后马上给送到这里。

    冷凌雪则是拽了把椅子坐下,开始静静地等着。韩业挂了电话,又开始向冷凌雪打听张禹的底细。冷凌雪知道的也不多,加上又比较讨厌韩业,干脆也不回答。

    韩业讨了个没趣,干脆也不说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司机就把香炉和香给送来了,韩业亲手把香点上,插进香炉,摆在儿子头顶的位置。司机看的是莫名其妙,不过也能看懂,心电图上是一条直线。只是韩业儿子的身上,贴了十张符纸,看起来是那样的诡异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就到了晚饭时间,韩业让司机去买吃的,要求多买一些。医生、护士们,按理说都该下班了,可碰到这种情况,却是不方便走,只能去请示院长。

    院长听了,也是皱眉,琢磨了一下,让白天的大夫下班,派值夜班的大夫守着。

    白班的大夫和夜班的大夫进行病人交接,通常来说,抢救室里的病人,可没有交接这一说。张三抢救的,张三就得一直抢救到底,除非是人手不足,或者是家属觉得张三不行,指名点姓的要求换大夫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进行交接,夜班的大夫一进到抢救室,看到里面的一幕,直接就懵了。

    白班的那个刘大夫拿出交接凭据,让夜班的大夫签收,夜班的大夫迟疑了一下,拿着交接凭据出了抢救室。其他的大夫们,也都跟着出来,站到走廊上,那夜班大夫很是不爽地说道:“刘大夫,你这算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刘大夫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是病人交接,还是死人交接?这人都死了,赶紧清出去就完事了呗,你现在给我来一个抢救室患者交接,让我这边负责看着。看什么啊?看尸啊……”夜班的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刘大夫有点尴尬,说道:“你是不知道情况,这位韩总特别有钱,而且悲伤过度,医院不太方便直接把人给清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也没毛病,这种事不是没遇到过。可是,不能说是患者交接,人都死了,算什么患者……”夜班的大夫倒是挺较真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说的也没毛病,毕竟大夫也是要考核的,如果签了患者交接单,那人算是谁抢救无效死亡的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……这个小子,来医院的时候,就差不多是死人了,是我这边抢救无效的。林大夫,你看这样行不行,我这边给你备注一下,你在这里守着就好,抢救室交给你。”刘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没问题了……不过话说回来,这里面算是什么意思,又是烧香,又是贴符纸的……”夜班的林大夫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……”刘大夫就把张禹来过的事儿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儿啊,这不是开玩笑么。人肯定是死了,什么也救不活,竟然还让他们这么瞎折腾。”林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另外一个夜班大夫也是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没办法,我也请示过院长了,院长说表示同情,先别撵人。我们几个到点下班,不能不走,只能交给你们了。兴许,那小子回来,能把人治活也说不定。到时候,你们还能见证一下奇迹呢。”刘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你们留下来见证奇迹。”一个白班的大夫附和。

    “那人说是假死,其实我还真想留下看看,一个死人怎么就能活过来。可是我得赶回家给媳妇做饭,所以这个奇迹就交给你们见证了。”又有一个白班大夫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这事都已经成为笑话了。

    又说了一会,白班的医生和护士离开,只剩下夜班的人。

    值班的大夫和护士也不能说,留在这里守着一个死人,于是就留下一个护士在门口坐着,其他的人回值班室待命。在值班室里,他们也在议论这事。值班的大夫不止这么几个,负责其他病症的大夫们一听说这事,也都跟着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些大夫以为,韩业十有八九是遇到了骗子。

    而在抢救室内,韩业和冷凌雪一直等着,司机把饭菜买回来,二人就地凑合了一口,又继续等张禹回来。

    可这一等,就没个头了,冷凌雪给张禹打电话,张禹只说一会就回来,但这个一会,似乎是有点太长了。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渐渐就到了晚上八点钟。

    冷凌雪还能坐得住,司机只是门外坐着,韩业已然是坐不住了,他开始在床边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蓦地里,他突然发现,儿子头顶和身上贴着的符纸,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原本朱砂画着的符文,变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,韩业不由得惊呼一声,急切地说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冷凌雪抬头看向韩业。

    “快看……快看……”韩业伸手指向儿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冷凌雪现在是坐在窗边的位置,见到这般,她赶紧站了起来,走到床边查看。

    只是一瞧,冷凌雪也有点傻了眼,纳闷地说道:“先前咱们看到的时候,上面都是鲜红色,现在怎么又点变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出什么事吧……要不然,你赶紧给那个张总打个电话……”韩业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……”

    冷凌雪觉得邪门,赶紧又给张禹打电话,结果张禹的回答还是那一套,一会就回来,快了。

    其实很多人说一会就到,那是没准的,这个一会,通常都是不靠谱的事情。张禹说的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去了哪里呢?肯定是无当道观,因为想要救韩业的儿子,其他法子已经没有了,只能用七星灯。而七星灯他从来不随身携带,放在无当道观,得回去取来。无当道观是在镇东区的光明镇,这一来一回的,时间可就长了。张禹也着急,奈何没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时间又慢慢过去,韩业儿子身上的符纸继续慢慢的变淡。即便韩业不清楚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但他一种感觉,如果儿子身上的符文彻底没了,那儿子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晚上十点,走廊上突然响起了杂乱的喊声,“大夫!快叫大夫!”“抢救室!抢救室在哪!”……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