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7章 重新勘测


全本小说网 WWW.52ctf.com,最快更新驭房有术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对于雄鹿矿产开发公司的名字,王家驹是听说过的,毕竟是本地的矿产开发公司,而王家驹又是一直搞矿产勘测的,哪能不知道这家公司的老板是曾经长隆金矿的总经理韩再兴的儿子。

    王家驹沉着脸,看过之后,将标书放回档案袋里。他嘴里淡淡地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人就靠坐在沙发背上,闭眼上眼睛。

    王辞哪能看不出来父亲的不悦,这时候也不敢出声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王辞住在父亲这边,王家驹没有给厉君傲打电话,十点的时候就上床睡觉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王家驹带着标书来到兴业矿产集团。他把标书放到那一叠标书的最上面,然后就找出秘密手机,拨了厉君傲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之后,王家驹先是汇报了昨天勘测情况,就是一无所获。他随后又将儿子昨晚送来的标书,如实告诉了厉君傲。

    厉君傲听了之后,问道:“你知道这个雄鹿矿产开发公司的底细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一点,这家公司的老板叫作韩业,他的父亲曾经是长隆金矿的总经理韩再兴,在行业中很有人脉。不过我记得,韩再兴应该死了有几年了。”王家驹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当过长隆金矿的总经理,看来也是蛮有点背景的……”厉君傲慢吞吞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这么说,但王家驹也明白,莫说韩再兴都死了,就算韩再兴还活着,仍然是长隆金矿的总经理,只要犯在厉君傲的手里,也得倒霉。

    王家驹小声地说道:“区长,接下来我该怎么做……正常来说,是今天公布投标的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正常公布,接下来的事情,就不用你管了,你管做好你的本职工作,莫要主动去做什么。如果有偶然得到了消息,可以向我汇报。我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做的,会联系你的。”厉君傲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区长。”王家驹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电话另一头厉君傲挂断电话,此刻的他,正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办公桌后。

    他也是大清早的刚到区政府上班,桌子上还放着没喝的茶水,以及当天的报纸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随即又拨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,“喂,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文逊,我昨天让你秘密调查的事情,查的怎么样?”厉君傲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带人去了矿山,请去帮忙的是矿产勘测的绝对行家。结果人家说,山上就铁矿,没有别的。”文逊答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铁矿……”厉君傲有点难以置信地说道:“如果单纯是这样,为什么会有人花这么高的价钱,买下这座矿山?”

    “区长,其实我觉得吧,山上应该真的是只有铁矿,没有别的金属矿物。所以我怀疑,这山上会不会另有别情,比如说古墓什么的。据我打听所知,一旦发现矿山,需要拍卖的话,在拍卖之前,兴业矿产集团都会先行估价,然后让各家想要竞标的公司上山进行勘测。可能是有些公司,在矿山有了意外的发现,才会如此。我这边是天快亮的时候才下山,之所以没有马上向您回报,其实也是想着,请会考古的人帮忙,今晚再去一趟矿山。”文逊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,还是有些道理的,你今天晚上,就带人再去探查一遍,务必要查个明白……我这次给你打电话,是另外还有一个任务,要交给你去做……”厉君傲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文逊马上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串通王辞搞鬼的公司已经浮出水面,叫作雄鹿矿产开发公司。你立刻安排人去调查这家公司。”厉君傲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文逊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王家驹这一边,有着厉君傲的吩咐,他随即行事,公布中标结果。

    雄鹿矿产开发公司以二十亿零三千万的价格,拿下矿山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一出来,难免令业界哗然。一座铁矿矿山竟然能够拍出这样的天价,简直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可以说,当初王家驹将明标改为暗标,其实是受外界诟病的。毕竟明标是给大家伙公平竞争的机会,而暗标的话,表面上或许公平,但存在着暗箱操作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等这个结果出来,反倒是没有什么人质疑暗标了,因为大家伙都在为拍出的价格咋舌,谁还管的上明标还是暗标。

    褚臻焕那头,也是在等着这一天,眼睛死死地盯着竞标的结果。一听说中标的真的是雄鹿矿产开发公司,并且是用让人难以置信的价格拿下的一座铁矿,这让褚臻焕都充满了不解。

    暗标通常只是公布中标人标书的价格,不会公布其他人标书的价格。当然,如果有异议的话,可以提请复核。就拿这次的竞标来说,雄鹿矿产开发公司的标价是二十亿零三千万,谁家的报价高出了这个标价,反倒是没有中标,那就可以提请复核。除此之外,其他的理由是难以提请成功的。

    褚臻焕很快就拨了张禹的电话,将中标的情况告诉张禹。他还特别提出了疑惑,就是韩业几乎是用高出估价18倍的价格买下的矿山,这里面到底存在着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听了褚臻焕的述说,张禹也是一阵纳闷,但他跟着说道:“褚叔叔,我记得之前你曾经说过,如果是一座单纯的铁矿,对方绝不可能会收买王辞,再拉王家驹下水,搞这么一出儿。现在的情况,显然正是证明了你之前的猜测,这座矿山真的是存在很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问题会在什么地方呢?难道说,这座矿山不是铁矿,而是别的矿脉?”褚臻焕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应该不太可能,试想一下,这座矿山的拍卖,是在王辞被收买之前。那个时候,王家驹还没有被拉下去,他新官上任,怎么可能有胆子一上来就颠倒黑白呢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倒是没错……”褚臻焕表示认同。

    “不但如此,褚叔叔你想,韩业是报出二十亿零三千万的价格拿下的这座铁矿。他为什么要出这么高的价格?咱们都知道,对方收买韩业,目的是为了得到最高的标价。对于矿山,更是志在必得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有人出的价格,接近二十亿……”褚臻焕不可思议地说道。

    但他又不得不相信这一点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