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94章 有肉就行


全本小说网 WWW.52ctf.com,最快更新驭房有术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初雪上楼洗衣服,张禹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,在老板台上,还放着不少文件,其实都是一些琐碎的事情。张禹哪有心思看这些东西,只是靠在椅子上抽烟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这功夫,张禹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拿起桌上的手机一瞧,是杨颖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杨颖若是再不来电话,张禹都打算给杨颖去打电话。他立刻接听,说道:“喂,小阿姨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……”电话里响起了杨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,一点没错,洁洁和蒋老爷子都拿不出那么多钱了。刚刚那个刘时节又来了,问我到底买不买,我说我想买,但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钱来,正在想办法筹钱。”杨颖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是怎么说的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问我,什么时候能够筹到钱,我说这个没准。他说既然是这样,那他就只能把股份卖给戚家了。我说戚家肯定不会用这样的价格买下他手里的股票,只有我才能用这样的高价吃下他的筹码。他说他的筹码必须要套现,你们无当集团买不起,他总不能砸在手里。就这样,我和他扯了一会皮,他突然提出来,有一个办法,能够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弄到钱,买下他手里的股票。”杨颖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听了这话,张禹愣了一下,疑惑地说道:“他说他有办法……是什么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说我不是受托搭理你的无当集团股份么,建议我将这些股份抵押给银行,进行贷款。以我手里的这些股份,足够从银行抵押出来70个亿。”杨颖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够从银行抵押出70个亿……”张禹满是不信地说道:“他开什么玩笑,你虽然有权利全权打理我的股份,并且是代理董事长。可是,银行的风控部门,绝对不可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张禹虽然将股权委托给杨颖,可杨颖无权出售。即便是想要抵押给银行,但谁都知道这是张禹的股份,如果张禹回来后索要,银行一边也会有麻烦。所以,任何银行都不会接受这种抵押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说的,可他说我不去尝试,怎么知道。”杨颖说道。

    “尝试……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好,那你今天就去尝试尝试,看有没有银行愿意接受这个抵押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要去抵押……那万一银行答应了怎么办……”杨颖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有银行答应,就给我来电话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按照你说的做。”杨颖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又聊了一会,张禹这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其实张禹的心里,也有些不解,搞不明白,这个金岩投资公司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给潘重海打了电话,将杨颖在电话里说的事情,转述给潘重海。

    和张禹一样,这次就连一向足智多谋的潘老爷子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他的对策,只能和张禹一样,先去找银行试试,然后再看对方的最终目的。

    潘老爷子已经让人对调查金岩投资公司和雄鹿矿产开发公司,现在还没有得到什么消息,张禹只能等着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,张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拿起手机一瞧,是褚臻焕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接听,但还是先稳妥地说道: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禹啊,我这边已经查出来了。”电话里响起了褚臻焕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?”张禹心头一动,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该说不说,还得是廉政督察局的效率高,潘老爷子那边只能靠商业手段调查,显然没有褚臻焕这边来得快。

    褚臻焕直接说道:“这家金岩投资公司,是华信银行镇海分行的一个已经退休的副总经理的儿子开的,这人的名字叫作常岩。该公司主要业务是出售理财产品,镇海市的所有华信银行,都有他们公司的理财产品在售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,常岩的父亲即便退休,可在华信银行内部,还是很有分量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样……常岩的父亲当副行长的时候,提拔了不少人。即便是已经退休,但当初受到他提拔的人,难免也要给一些面子……按理说,这个常岩完全可以进到华信银行工作,他却没有去,反而是开了一家投资公司……”褚臻焕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想不到,这个金岩投资公司还有这样的背景……这么说的话,他和厉君傲的小姨子联手做点什么,也是在情理之中了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其中确实涉及到一些问题。另外,我们的人还对雄鹿矿产开发公司进行了调查,结果意外的发现,这家公司的背景也不简单。”褚臻焕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张禹立刻问道:“这家公司又有着什么样的背景?”

    “雄鹿矿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名叫韩业,他的父亲韩再兴早年做过长隆金矿的总经理。要知道,金矿的总经理一向是肥差,能干到这个位置,必然是手眼通天。雄鹿矿产开发公司就是在韩再兴在位的时候成立的,承包过几个矿山,收益自然很大。不过在五年前,韩再兴病死了,韩业的运气明显差了许多,先后又承包了两个矿山,因为没有采出来多少矿,以至于损失惨重……采矿的成本很大,有的时候需要放炮开山,一炮先去,要是见不到矿脉,几百万就白扔进去了……”褚臻焕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那韩业是怎么和金岩投资公司扯到一起去的呢……”张禹又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得到的消息是这样的,韩再兴即便死了,也给韩业留下了关系网。韩业即便是损失惨重,可想要承包一些矿山,还是很容易就能办到的。在他手头拮据的时候,金岩投资公司找到了他,用高价买走了公司30%的股份。这么说吧,雄鹿矿产开发公司在镇海市属于老资格,在业界很有些面子……对了,兴业矿产集团方面,已经对外宣布,铁矿的拍卖从明标改为暗标,令竞标的各家公司,开始准备标书,会按时进行投标拍卖……”褚臻焕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王家驹果然被拉下水了!那咱们就看看,最后是不是这个雄鹿矿产开发公司笑到最后!”张禹说道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