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91章 雄鹿


全本小说网 WWW.52ctf.com,最快更新驭房有术最新章节!

    宿舍的外间是有窗帘的,可是晚上黑天,张禹就没有在意这个。早上天一亮,因为是24层顶楼,光线很好,哪怕是冬天,七点钟的时候,房间里就很是明亮。

    躺在沙发上睡觉的初雪,脸的位置正好是迎着窗户那边,因为明亮,让初雪缓缓地有了意识。人一有意识,她旋即就感觉到脑袋有点疼。

    初雪睁开眼睛,跟着便能看到棚顶的天花板。她觉得头还有点晕,四下瞧了一眼,很快看到张禹坐在沙发上,两条腿搭在茶几上,正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能确定,这里是张禹的宿舍。

    “我昨晚怎么喝了这么多……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喝了……”初雪在心中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斜着身子,坐了起来,双手捏了捏脑袋。一个人如果很少喝酒,冷不丁喝多了,都会头疼。

    初雪又看了眼张禹,心中又是嘀咕起来,“这家伙还算老实,没趁我喝醉,对我做点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紧跟着,她撅起嘴巴,“这家伙太不仗义了,竟然让我睡沙发……房间里就有床,是不是嫌我喝醉了,不让我睡啊……抠门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个问题,初雪横了张禹一眼,她的脑袋实在是疼,也没去考虑,若是这样,张禹为什么坐在沙发上睡。

    初雪觉得有点尿急,突然想要上厕所。卫生间是在里间,她站了起来,朝里屋走去。说句实在话,初雪现在的脑袋都有点迷糊,走路也是晃悠。

    她走向里屋,靠在沙发上熟睡的张禹,立时听到了声响。张禹睁开眼睛,就见初雪已经晃悠悠的来到里屋的门口,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张禹本想跟她打个招呼,但是略一迟疑,还是作罢,假装没有看到吧。张禹闭上眼睛,又继续打盹。

    初雪进到房间,旋即就能看到,床上乱糟糟的。被子踢到一边,很明显曾经有人在上面睡过。不但如此,房间里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,这股味道夹带着酒味,是更加刺鼻。

    “嗯?”初雪愣了一下,她记得清楚,昨天张禹是刚刚搬到这里,所有的床上用品都是新的,现在怎么成了这个光景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不会对我做了点什么吧……”作为女人,初雪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这个。

    但她随即意识到,那里好像没有什么异常。初雪缓缓地走向床边,一到床边,她跟着便能看清,床上的狼藉。

    好家伙,床上被吐得乱七八糟,床单和被上,都有吐过留下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瞬间,初雪不由得一阵羞臊和尴尬,她哪能想不到,这些东西,极有可能是自己吐的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了眼身上,白色的羊毛衫虽然被擦过,可依旧带着吐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太丢人了……我、我竟然把他的宿舍吐成这样……”初雪的脸都有些发烫,“这么看来,我昨晚的丑态……岂不是都让他看到了……我怎么喝那么多……真是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初雪又是一阵后悔与懊恼,其实很多醉酒的人,在第二天醒来之后,都会发誓以后再也不喝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尿急,快步进到卫生间。好在卫生间内,没有她摔过的痕迹,方便了之后,身子松了一些,她又觉得口渴。

    于魁考虑的十分周到,里间和外间都给配上了饮水机,初雪就跟饮牛一样,一连喝了五六杯凉水,这才美美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人是舒服了一些,可闻着房间里的味道,看着床上的狼藉,初雪又是皱眉。自己这一晚,把人家的新行李吐成这样,怎么交代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突然又想到了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。自己昨晚喝醉了,在从饭店出来之后,就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了。大厦的同事们有没有看到,跟张禹一起回来事情,同事们知不知道。

    昨天算是自己第一天在双星大厦上班,自己是张禹的助理,结果当天晚上,自己就睡到了张禹的宿舍。两个人是什么也没做,初雪也能够确定这一点,可问题在于别人信不信。

    表面上旁人或许不会说什么,也不敢说什么,背地里,自己搞不好都得被吐沫星子给淹死。

    初雪急的是不知所措,屋子里的味道,也实在是太呛人了。片刻之后,初雪实在有点待不下去了。她快步走到窗前,将窗户给打开,然后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走出房门的时候,她还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狼藉的床,自己把人家的行李给吐脏了,总得解决啊。可是这里也没个洗衣机,自己总不能拿回住的地方洗吧。拿这些东西下楼,若是被同事看的,估计更加得往歪里想了。

    关上房门,初雪在外间屋转悠了半圈,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。不过这一次,她没有坐那个大的三人沙发,而是坐在张禹对面的单人沙发上。

    张禹仰着脸装睡,初雪自然是发现不了。她的目光,不自禁地落到了张禹的脸上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张禹,她心下又嘀咕起来,“其实张龙的人也不错,虽然是从乡下来的,却十分的有正义感。要是没有他,那天晚上,我恐怕就……说他长得丑吧,看起来好像也不是怎么丑,就是长得太黑了……可是也是在农村总干活,风吹日晒的,以后在城里住久了,应该也能白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初雪胡思乱想,目光完全盯在张禹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渐渐发现,张禹好像有那么一丁点眼熟,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。可若说两个人见过,初雪却是摇头,“我又没去过农村,怎么能见过他呢……除了那些非洲留学生能比他黑,我还有长这么黑的人了……说他是柬埔寨有人,我都相信……可是,我为什么会觉得他有点熟悉呢……总不能是上辈子见过吧……”

    闭着眼睛的张禹,完全能够感觉到,初雪正在盯着自己看。张禹心下暗说,你老盯着我干什么,我脸上又没有花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突然有点担心起来,该不会认出我了吧,这应该不太可能,我和初雪又不熟悉,总共就见过那么两次,怎么可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张禹认为,自己不能总这么睡了,便故意睁开眼睛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初雪一看到张禹醒来,心头不由得一紧,自己为什么紧张,连她自己都不清楚,竟然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