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61章 天鹅吊坠


    三十来岁的警察在亮出字号之后,宋峰也已经走进房间。先进来的一名刑警直接介绍道:“这位是我们刑警队的宋队。”

    “宋队长,您好。”胡闯一听说是宋队,赶紧恭恭敬敬的敬礼。

    宋峰也回了个礼,然后平和地说道:“你电话里说的口袋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……”胡闯赶紧指向塌毁的墙。

    宋峰带着警察走了过去,转眼间就看到了砖墙中夹着的口袋。看形状,确实像是一个人的长短。

    周玉华看到宋峰走过来,连忙说道:“宋队长你好,我是双星大厦的周玉华,我现在怀疑,这里面装着的是我妹妹的尸体……请你们警方,帮忙鉴定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宋峰点了点头,跟着挥手说道:“过去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当即就有两个警察跑了过去,这两个警察戴上白色的手套,又戴上口罩,这才蹲下身子,将口袋解开。

    这塑料口袋的质量很好,要不然的话,早就破开了。而且还不止一个,一共套了两个。

    口袋这一解开,众人立刻就嗅到一股尸臭味。这股臭味,简直是臭不可闻,房间内的初雪和另外一个中年女人,当场就吐了出来,“哇……”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的人,也有好几个不自觉的捏住鼻子,脸上别提有多难看,就跟吃了屎差不多。

    负责验看的两个警察,也不禁皱眉,说句实在话,他们也见过不少尸体,可是烂成这样,臭成这样的,还是第一次碰到。哪怕是戴着口罩,都能闻到这股恶臭。

    但二人终究是干这行的,他俩慢慢地将口袋从尸体上面的扒了下来。好家伙,尸体的肉都好烂光了,而且在那上面,都生出了蛆,根本看不出模样。特别是尸体的头发,那叫一个长。

    现场的不少人,看到这一幕,都急忙用双手捂住眼睛。初雪怯怯的缩到张禹身后,根本不敢去看。两个警察仍然是仔细的检查,他俩很快发现,在尸体的勃颈上,戴着一条项链。

    一个警察小心翼翼的将项链取了下来,站起身来说道:“队长,在尸体的脖子上,发现一条项链。”

    “先给放好,充作证物。”宋峰说道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原本也是捂着鼻子的周玉华,猛地两步冲到那经常的旁边,他顾不上恶臭,嘴里说道:“把项链给我看看……把项链给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许看,不许碰。”宋峰说道。

    拿着项链的警察听到宋峰这么说,便将项链拎在手上,让周玉华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这条项链上面,凝着血肉,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的。只是项链上有一个心形的天鹅吊坠,一看到这个吊坠,周玉华登时大叫起来,“没错!是我妹妹……这是我妹妹的项链……项链是我十八岁那年,用在工地干活赚的第一个月工资,给我妹妹买的……虽然这条项链并不值钱,可我妹妹却一直戴着,哪怕后来有钱了,她有着各种名贵的项链,却总是喜欢戴这一条……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周玉华的眼泪跟着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转身瞪向闵公正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姓闵的,当年追求我妹妹的人数不胜数,但她却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你这个穷小子……你、你、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……竟然能把她杀了……将她埋在这里……还假装感情深厚,到处找她……你、你还算是个人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那叫一个声嘶力竭,他越说越恨,猛地朝闵公正扑了过去,“我要杀了你……我要杀了你给我妹妹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周玉华哭喊着掐住闵公正的脖子,眼珠子都好瞪出来,看那样子,都恨不得生吃了闵公正。

    虽说眼下,尚没法确定,凶手就是闵公正。可从闵公正的种种表现中,任谁都能够确定,他就是杀人凶手。

    张禹和冷凌雪连忙抓住他的胳膊,使劲分开周玉华和闵公正。

    别看闵公正也就是被掐了不到三秒钟,可被掐的都有点上不来气了,周玉华的手一离开他的脖子,他就不住地咳嗽起来,跟着开始深呼吸,都顾不得房间内的恶臭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……放开我……我要杀了这个禽兽……”周玉华之前还能勉强克制自己,可当确定尸体就是妹妹,自己已经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从小父母双方,带着妹妹相依为命,兄妹俩的感情,远胜于其他的亲兄妹。可以说,在周玉华结婚生子之前,妹妹都是他唯一的亲人。

    妹妹的失踪,曾经一度让他痛不欲生。现在看到妹妹的尸体,又是能够确定,杀死妹妹的人就是妹妹的丈夫,这种痛苦和仇恨,简直都能让人炸了。

    “冷静……周总,你冷静一下……”冷凌雪赶紧劝说,她跟着又看向对面站着的闵公正,她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尊敬的老师竟然是这样的人。但是在这一刻,她又不得不相信。冷凌雪痛苦地说道:“老师,一直听说,你和师母十分的恩爱……你为什么杀了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刹那间,闵公正也不禁落下眼泪,他痛苦地说道:“当年……我接了一桩强女干案的官司,女方在受辱之后,跳楼自杀,当时有死者的朋友告诉警方,是嫌疑人送女死者回家的,警方将嫌疑人拘捕。嫌疑人的家属找到了我,希望我能够成为嫌疑人的辩护律师,并且提供了嫌疑人的不在场证据。可是没过多久,我就听说,警方找到了新的线索,女死者跳楼之后,一楼的住户听到响声,开窗查看,看到了嫌疑人楼内出来。这样一来,跟嫌疑人家里提供的不在场证明时间就出现了矛盾。由此可见,这个案子显然是要输的,我找到嫌疑人的父母,告诉他们希望嫌疑人认罪。但是,嫌疑人的父亲说,你闵公正不是说,接过的官司从来没有输过么,怎么这次要让我儿子认罪。他还表示,愿意假100元,给我当律师费。在我的眼中,钱并不重要……只是他的那句我接过的官司从来没输过,让我犯了难……”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