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9章 墙


    档案室内漆黑一片,但是大体上也能看出来,里面有很多的档案柜。

    张禹并没有直接进去,他向前走了一步,来到门口,闭上眼睛,用心眼感受起来,里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很快,张禹就感觉到,房间内弥漫着佛气,就连身边的门那里,也有佛气。在佛气之中,夹杂着些许阴气。

    以张禹的修为,完全能够确定,这里有佛家的法器。不过这法器实在是一般的很,要不然的话,绝对能够阴气完全镇压。当然,这阴气的源头在哪里,张禹也没法确定,能够肯定的是,就在这档案室里。

    因为,房门在打开之后,女人的哭声已经更加的真切,“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睁开眼睛,张禹先下意识的看向已经被他拉开的门。现在他能够看到的是大铁门的内侧,只一瞧,他就看到在门上竟然贴着一幅画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千手观音的画像,观音是金色的,看起来惟妙惟肖。张禹伸手放到观音画像上,旋即就能感觉到,这上面有着丝丝佛气,确实是一件高僧加持过的法器。跟自己想的一样,威力一般般,就跟他大批量给徒弟炼制的那些法器差不多。

    张禹虽然不是佛门中人,却也知道,千手观音可不是挂门上供奉的。通常来说,观音像不是挂在佛堂,就是挂在正堂,贴到门上,那岂不是成了门神,等于对菩萨的不敬。

    但是,从现在的情况看,在门上贴千手观音菩萨像,分明是为了阻碍阴气外流,甚至是打算拦住房间内女人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昨天晚上我就没有听到,今天晚上反而听到了呢……”张禹在心中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今天……今天应该是十五吧……”张禹突然想了起来,今天是阴历的十五。

    一年之中,除了七月份的那几天阴气最重之外,便是每个月的十五,阴气比较重。到了子时,阴气会格外重。

    张禹瞬间判断出来,这个女人的哭声,并不是每天都能听到,只有到了阴气最重的日子,再加上是子时,才能传到走廊上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……”张禹微微点头,跟着便能确定,这里应该曹总布置的局,而是真的有女人的哭声,想来这个哭声,就是朱有望听到的哭声。朱有望之所以能够听到,估计也是赶上了那天是十五。

    张禹又向前一步,进了档案室,反手将房门关上。他回头找到灯的开关,抬手打开。

    “刷”地一下,房间内变得光亮,张禹能够看清,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房间的墙壁四周,摆满了档案柜,张禹信步向前走,走到了最里面。在右手边,有一个门户。

    张禹走了过去,门是普通的木门,倒也没有什么特殊,他轻轻一扭,就把门给扭开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刚要进去,旋即感觉到,这里的阴气相对比较重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问题是在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他小心戒备,跨步而入,借着外间的光亮,能够看出来,这个房间内,也都是放着档案柜。他按开墙壁上的开关,房间跟着明亮起来,张禹继续往里面走,一点没错,整个房间的墙边,都是摆着档案柜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禹突然又有了发现,那就是,刚刚在经过门口的时候,他感觉到阴气特别的重。可是眼下进到房间,这里的阴气,反倒是没有在门口的时候那么重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张禹露出疑惑之色,他随即闭上眼睛,又用心眼感受着周边的一切。

    哭声依旧,阴气只有那么一丝,更重的是佛气。佛气几乎全完压制了阴气,若非今天是十五,又是子时,怕是根本不可能有阴气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“阴气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出来的……”张禹转过身子,又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房门的一侧,基本上快要贴到窗户那边了,另外一侧,是一堵墙。

    看到这堵墙,张禹再次感觉到,这里的阴气要比别的地方都强。而且,他意外的发现,这堵墙貌似有些厚。

    “这墙……”张禹伸过手去,放到墙上,紧接着,他就感觉有一丝明显的阴气。

    “阴气是从这里出来的……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张禹纳闷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说,阴气是在哪个柜子里冒出来的,张禹一点都不会觉得意外,可从墙壁里冒出来,这算是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,又用手在墙壁上丈量起来。一般来说,普通墙壁也就是二十厘米的厚度,甚至也有十厘米的。承重墙的厚度,大概是在三十厘米和四十厘米之间。而这道墙,竟然能有五十厘米。

    一道五十厘米的墙,那得是什么墙。张禹伸手敲了敲,他虽然不是专门搞工程建筑的,但是研究过机关术,当初卖过房子,当过包工头,一般房屋质量,还是心理有数的。

    一瞧之下,倒是没有听到什么空洞的声音,不过张禹已经可以确定,这道墙根本不是承重墙。为什么这么说,承重墙都是用钢筋水泥砌出来,敲起来特别硬。而这道墙敲起来,分明就是普通的砖头砌的。撞墙不过就是一个隔断,谁家干工程,能砌这么厚,不至于这么没事闲的吧。

    “这墙里面,肯定有古怪……”张禹左右瞧了瞧,心中又嘀咕起来,“但是门口的那一个千手观音画像,应该不至于有这么大威力,墙里有阴气,那墙上必然还要有别的佛家法器进行镇压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走到外间,看了看墙壁的档案柜,一共摆了三个。档案柜的外表都是铁皮的,他尝试着伸手搬了一下。这档案柜可不轻,估计里面装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他尝试着去拉档案柜的门,没有想到,竟然一下子就给拉开了。里面放着的都是文件夹,张禹自然没那闲心翻开看看。他又来到中间的那个档案柜前,又把档案柜给打开了。这边墙上一共三个档案柜,里面都是满的。

    若是强行给搬开,也不是不成,无奈这地上是地板,拖拽之下,必然会留下划痕。把档案柜里的东西都给拿出来再搬,那得折腾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张禹转身进到里屋,同样是这座墙边,也摆着三个档案柜。之前张禹没仔细看,这次一打量,旋即发现,中间的那个档案柜上,竟然贴了一张纸条。张禹凑近一瞧,上面写了四个字——重要文件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