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8章 真有女人的哭声


    张禹来到二十楼,走廊上漆黑一片,他轻车熟路,直接左拐,朝广财投资公司那边走去。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,曹总的办公室门外。

    张禹掏出来别针,伸进锁眼,“咔”地一声,房门打开。张禹闪身而入,毫不客气的开了房间的灯。房门关上,张禹来到第二个卷柜之前。开了卷柜的锁,张禹记得那个账本是放在中间那一层,插回去的位置,他也大体上记得。

    他马上在那个位置上,抽出来一个文件夹,打开一看,里面接着的只是打印出来的客户资料。张禹随手合上,给插了回来,又从旁边拿出来一个文件夹。

    结果,这个文件夹里面的东西,跟刚刚那个一样,也是普通的客户资料,根本不是什么账本。

    接下来,张禹就一个又一个的翻查,一连翻出来五十多个文件夹,里面都是正常的客户资料,根本没见到昨晚的那个记事本。

    张禹完全可以肯定,记事本就是从中间的位置翻出来的,怎么现在就没了呢?

    “难道说,那个姓曹的有所察觉,所以换了位置……”张禹又继续翻找,这个卷柜里所有的文件夹,都被他给抽了出来,结果还是一样。

    他难免不甘心,锁好了这个卷柜,又打开旁边的卷柜翻查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卷柜里放的都是股票资料,张禹查看了一番,跟昨天晚上一样,同样也没有找到那个记事本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把东西藏哪去了……”张禹不禁咬了咬牙,心中暗自后悔,早知道这个记事本如此有用,昨天晚上就应该用手机给拍下来。现在可好,再想找却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张禹也不能放弃,锁好了这个卷柜,他又在曹总老板台的抽屉里进行翻找。这里倒是有几个记事本,但记录的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而且张禹昨晚也都翻过。

    那个被称之为账本的记事本,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禹突然听到,走廊上传来隐隐的女人哭声。

    “哭声!女人的哭声……”一听到这个哭声,张禹登时一凛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来的时候,自己可没听到朱有望所说的女人的哭声。没有想到,今天晚上过来,竟然真的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昨晚没有,今晚却有了……”张禹心下疑惑,右手一翻,金钱剑已经出现在掌中。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静静地听着,过了能有一分钟,哭声依旧如此,并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站在老板台后,他将抽屉关上,有锁的给锁好,这才慢慢的绕过老板台,朝房门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门后,张禹将金钱剑横在胸前,这才拉住门把手,将门慢慢的拉开。房门一开,张禹还下意识的向后窜了一步,以防有人偷袭。

    走廊上漆黑一片,但房门一开,走廊上的哭声却是能够听得比刚刚清楚一些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的哭声,显得十分凄凉与无助,正可谓是凄凄惨惨。

    张禹一个箭步,抢了出去,金钱剑同时朝右侧指去,以免发生意外。来到走廊,张禹看不到半个人影,以他现在的修为,即便真的有阴灵作祟,张禹也能发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在装神弄鬼,出来吧……”张禹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,只有那哭声,依旧继续。

    “好啊,既然你要玩,那我就陪你玩玩……”张禹又是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无法确定,到底是有人装神弄鬼,还是真的有阴灵作祟。毕竟,张禹昨晚来的时候,可是什么也没发现,还轻而易举的找到了账本。但此次再来,账本不见了,却听到哭声。

    所以,张禹难免要怀疑,是昨晚自己不小心留下了什么痕迹,才会这般。

    这个幕后黑手的身边,必然是有修炼高手的,真是有人在此布局,也不无可能。

    张禹小心戒备,慢慢地闭上眼睛,用心眼感受着周边的一切。

    除了能够听到哭声,周边也没有任何人发出来的半点动静。整条走廊上,似乎并没有人。唯一的发现只有一个,那就是哭声好像是从走廊的另一端传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么……”张禹睁开眼睛,迟疑了一下,又暗自嘀咕起来,“管他是什么东西,先去看看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还是十分小心的,他把曹总房间内的灯关了,再把房门关上,重新反锁,这才一步一步的顺着走廊朝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睁眼,就是逼着眼睛向前走,只用心眼去感受走廊上的一切。

    在经过和秦西云的一段时间相处之后,让张禹有了很多领悟,瞎子虽然看不到世界,看不到周围的景物,却是能够看到一切事物中最为真实的一面。

    是以,在这种情况下,用心眼向前行走,反而是更为有利的。

    张禹的脚步很轻,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音,即便走得慢,没一会也走过了中间的电梯间。再往对面走,便是公正律师事务所的所在。

    昨晚来的时候,张禹压根就没有理会过这个律师事务所,倒是今天碰到了冷凌雪,以及事务所的老板闵公正,让他对这个律师事务所有了一点点的认知。

    哭声好像就是从事务所那端传出来的,张禹对此很是不解。毕竟,如果真有什么事情,应该也是在曹总那边,怎么会出现在律师事务所呢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张禹几乎能够确定,自己已经走到了走廊的尽头。另外就是,那个哭声隐然就是在自己右手边的房门后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张禹睁开眼睛,转身看向右侧的房门。这个房门和别的门户不同,是一个大铁门,房门之上,挂着一个牌子,借着从旁边窗户外射入的星光,张禹隐约能够看清,牌子上写的字——档案室。

    “是在这里……”张禹掏出别针,伸进了锁眼。

    这是防盗门,门锁相对比较高端,别针在里面拨了好几下,这才将门锁拨开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铁门打开,张禹向外拉开,身子也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,金钱剑护在当胸,这才定睛朝内看去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