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5章 认不出来


    张禹和冷凌雪一前一后,一人坐一张桌子,都在喝着茶水。当然二人喝茶,也是有区别的,冷凌雪是小口小口的抿茶,品着滋味,张禹就像是和白开水似的,权当解渴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张禹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拿起来一瞧,正是宋峰打过来的。张禹直接接听,说道:“喂,宋大哥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,我已经到了,就在门口。”电话里响起宋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出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也就在张禹电话响起来的时候,坐在他前面桌子旁的冷凌雪站了起来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挂了电话,站起身来,冷凌雪正好从他的身边路过。冷凌雪自然是不会把张禹看在眼里,二人虽然见过面,却也没有多深的印象,加上现在,张禹的肤色跟西亚人似的,冷凌雪就更加不可能认出来,只当是一个农村人。张禹走在冷凌雪的后面,二人一前一后,前后脚的在吧台结了账。又前后脚的出了茶餐厅。

    宋峰的车子,就停在茶餐厅门口的路上,宋峰站在车子旁,正朝门口看去。冷凌雪先走了出来,宋峰一看到冷凌雪,觉得有点眼熟,却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。

    倒是冷凌雪,一眼就认出了宋峰。一个是刑警队长,一个是大律师,在曾经帮人打一场刑事案件的时候,冷凌雪见过宋峰,知道眼前这位是刑警队队长。

    冷凌雪刚要跟宋峰打招呼,恰巧张禹在她的后面出来,宋峰当然认不出张禹,张禹却是直接叫道:“宋大哥,我在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宋峰仔细一瞧,身材和声音跟张禹本人并没有区别,五官也差不多,就是太黑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上车。”宋峰随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真够快的了……”张禹应了一声,快步从冷凌雪的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这一刻,冷凌雪少不得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张禹。张禹的样子毫不起眼,看起来就是一个乡巴佬。这让冷凌雪不禁暗自嘀咕起来,“这人是谁啊,跟刑警队长称兄道弟。看起来,两个人的关系不浅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在嘀咕的功夫,张禹已经坐进了宋峰的车。宋峰也不管这个看起来有点眼熟的女人到底是谁了,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,跟着发动车子离开。毕竟,自己是警察,还是从基层做起来的,见过的人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宋峰负责开车,但他还是纳闷地说道:“师兄,你怎么变得这么黑,冷不丁的,我都有些认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掩人耳目么……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倒也是……只是你这妆,是怎么化的啊……”宋峰也不禁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瞎化的……”张禹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给褚局长打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拨了褚臻焕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了褚臻焕的声音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喂,褚叔叔,我是张禹,你那边说话方便么……”张禹直接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禹……我这里说话方便,就我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,有什么事吗?”褚臻焕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褚臻焕多少有点纳闷,不明白张禹怎么神神秘秘的。不过,无当集团的事情,褚臻焕也是有耳闻的,传闻张禹不在国内,现在却突然来了电话。而且,张禹所用的电话号码,并非以前的号码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我和宋队长发现了兴业矿产集团的一些问题,想向您汇报一下。不过我现在去您那边不太方便,最好是咱们能够找一个地方单独说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有这样的事……”褚臻焕更是意外,他随即说道:“好,那咱们去……富春路那里有一家万岛咖啡,里面有包厢,很适合谈事情。咱们现在就过去,谁先到了,就开一个包厢,然后电话联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和宋大哥这就过去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告诉宋峰,去富春路的万岛咖啡和褚臻焕碰面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富春路挺远,快到的时候,先接到了褚臻焕打过来的话,说是已经到了万岛咖啡,就在二楼03的包房里。

    宋峰又开了一会,终于来到万岛咖啡,找到停车位停了车,二人一起下车,上楼来到03包房。

    一进包房的门,就看到褚臻焕和秦羽坐在里面。

    褚臻焕一眼认出宋峰,却是没有认出来张禹,他纳闷的打量起张禹来,像是在说,宋峰带来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说道:“褚叔叔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褚臻焕自然一下子就听了出来。他刚要询问,张禹这是怎么回事,随即发现有服务员一起跟进来。

    褚臻焕何等警觉,马上说道:“是你啊,晒得这么黑,上哪旅游去了……快坐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和宋峰坐下,二人点了咖啡,等服务员将东西送上来,关门离去,双方这才寒暄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表示,自己也是为了掩人耳目,这才化妆成这个样子。褚臻焕也不禁点头,称赞张禹这化妆的手段着实高明,真是很难认出来。

    就是秦羽,也忍不住赞叹,说是廉贞督察局有时候才会化妆进行调查。这化妆的技术,好像都不如张禹,张总不当侦查员,真是可惜了。他的话,惹来几人大笑。

    笑了一会,褚臻焕又道:“小禹,你说你发现兴业矿产集团又出了问题,不知道是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原本打算调查是什么人在连同戚家吞掉我的无当集团,结果意外的发现,有人收买新任兴业矿产集团总经理王家驹的儿子王辞。不仅仅给了王家驹五百万,甚至还走了关系,让王辞进到医科大实习,甚至能够很快转正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褚臻焕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你可查出来,收买王辞的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看到褚臻焕丝毫不觉得意外,张禹愣了一下,说道:“难道褚叔叔已经知道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褚臻焕又是点头,说道:“我们也是发现王辞在他的父亲当了总经理之后,突然变得有钱起来。经过追踪调查,只是发现有一个叫阿明的人在跟王辞接头。阿明希望王辞能够拉王家驹下水,将一座新发现的矿山从明标改成暗标进行拍卖,并进行暗箱操作。”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