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31章 不能去的地方
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立刻点头,看起来十分的憨厚,这和他刚到镇海市的时候,样子差不多,简直是本色出演。

    他和小白领下了车,直接走进大厦。这大厦的名字叫作双星大厦,一楼和二楼是卖场,从一个小的电梯间直接上到三楼,是大厦物业的所在。

    小白领也算是轻车熟路,带着张禹来到一个办公室,办公室的门上挂着一个牌子,写的是“保卫室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是敞开的,里面坐着一个大胖子保安,总共就他一个人。小白领象征性的敲了下门,大胖子抬起头来,一看到小白领,立刻微笑着说道:“小赵,今天怎么有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孙队……”小白领也是笑呵呵地打招呼,随即拉着张禹进到办公室里,跟着说道:“是这样的……我一个远房表弟从乡下来,我妈让我帮他找个工作,可他什么也不会,我就寻思着把他送到你这,当个保安啥的,混口饭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孙胖子打量了张禹两眼,说道:“看起来也是忠厚老实,天生就是当保安的料……行了,把人交给我吧,我这就给他安排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孙队了,最好的管吃管住……”小白领又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,咱们这有保安宿舍……”孙胖子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孙队,今晚你下班,小弟做东,咱们出去喝点。”小白领随即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,咱们之间谁跟谁……”孙胖子咧着大嘴说道。

    小白领又和孙胖子聊了几句,就将张禹留在这里,独自离开。

    孙胖子站起身来,朝门口走去,来到张禹身边的时候,说道: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任谁能够想到,这个看起来十分憨厚的黑小子,其实是鼎鼎大名的无当集团董事长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孙胖子出了办公室,在张禹手里,还拎着一个旅行包,看起来就像是刚从农村进城。孙胖子让他先把旅行包放在这,领着他去了旁边的人事科办公室。

    就说是新招的保安,人事科给张禹登了记,张禹用的名字叫作“张龙”。保安试用期三个月,期间每个月的工资2500元,转正后4000块。当然,对于张禹来说,给不给钱也无所谓,所以并不去探讨这个。如此一来,更被人当作是从乡下来的傻小子了。

    孙胖子给张禹拿了一套新的保安制服,又领着他去了二楼卖场角落里的一个好似库房的房间。这个房间里面有六张床,其中四张铺着行李,两张床上有人,躺着两个类似于张禹的后生。孙胖子告诉张禹,这就是保安宿舍,下班后可以在这里休息。顺便又给张禹介绍了室友认识。

    这两个室友一个叫马龙腾,一个叫朱有望,都是夜班保安。张禹从今晚开始,就跟着二人一块值班,充当夜班保安。

    这个宿舍,味挺大的,孙胖子显然不愿意多做逗留,说了几句话之后,就道:“好了,张龙你这边收拾收拾,以后就在这里住。你们两个来得早,有什么注意事项,跟张龙说说,要是出了什么闪失,我可拿你们俩试问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“好。”“是。”张禹和另外两个小保安都是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孙胖子这就出了宿舍,张禹笑呵呵地看着两个保安,说道:“马哥、朱哥,以后就靠你们两个照应了。”

    马龙腾和朱有望刚刚在见到孙胖子的时候,全都下了床。他俩也都是乡下来的,看到张禹应该也是乡下的,所以十分亲切。

    马龙腾招呼张禹先到他的床上坐,然后说道:“兄弟,咱们在这当保安,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,就是晚上巡逻,有那写字间忘记锁门的,登记一下,把门给锁上就行。但是,巡逻的时候,有两个地方不能去,一个是十五楼和十六楼的真发展投资公司。这家公司,门口有自己的保安,咱们最多是去打个招呼,也就完事了,不能进到人家公司里。还有就是二十楼不能去,那一层怪的很,白天没什么事,一到晚上十一点半,就能听到女人的哭声,一直能哭到大概一点钟。这事是不能公开的秘密,不然的话,没人敢在双星大厦办公了。只有咱们夜班保安和双星大厦内部的少数几个人知道,所以千万不要说出去,晚上也千万别去二十楼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儿啊……”张禹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……”朱有望坐在马龙腾对面的床上,撇着嘴说道:“我刚来的时候,就是不信,晚上去了二十楼……一出电梯,没走几步,就听到了哭声,那把我吓得,都差点尿裤子……说来也是倒霉,我跑回去叫电梯,结果也不知道是谁把电梯给按下去了,半天都不上来……我就坐在电梯门口,腿都不好使了……什么时候那哭声没了的,我自己都不清楚,然后电梯才上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邪门……”张禹看向朱有望,不难从朱有望的表情中看出端倪,显然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还有更邪门的呢……”马龙腾说道:“我听已经辞职的一个保安说,他在这栋大厦干了八年,前几年的时候,二十楼晚上要是有人加班,到了十点钟的时候,就会稀里糊涂的跳楼死掉……据说是女鬼找替身……所以后来,大厦禁止加班,最多到晚上八点,这才杜绝了这种事情……不过即便是这样,二十楼这几年来,也是员工辞职率最高的地方……听人说,好像是压力太大,要不就是人有点抑郁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,也没人能说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可真够邪门的了……看来这二十楼不能去啊……”张禹露出一脸的怯色。

    但是,他已经拿定主意,非得去二十楼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旁人害怕,他可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不能去了,我反正去过一次,晚上都不敢一个人行动了。”朱有望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来的比我早,这二十楼的写字间,都是些什么公司?”张禹又道。

    “二十楼的一半,是一家广财投资公司;另外一半,是一个公正律师事务所。总共就这两家。”朱有望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一家投资公司……”张禹在心中嘀咕了一句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