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7章 世界是年轻人的


    “你这是屁话!”戚武宣听了中年人的说法之后,本来今天心气就有点不顺的他,忍不住骂了一句。他跟着说道:“抛出股票?打压股价?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买盘等着接筹码呢?咱们现在和无当集团那些人手中的筹码,几乎是不相上下,如果此刻抛出股票,势必被对手吃掉!此消彼长,这简直是资敌!”

    “戚总……”中年人连忙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我也知道,可是……您刚刚问我,该有什么办法解决眼下的情况……这种情况,只有让散户相信庄家真的是让他们接盘,他们才会抛出筹码,要是股价只涨不跌,他们怎么可能现在卖掉手里的摇钱树……换做是刚进股市的生手,也知道追涨杀跌,唯有股价下跌,才能叫他们恐惧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那是庄家操盘的手段,可咱们现在不是庄家!咱们是在和无当集团搏杀!”戚武宣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……所以现在……已经陷入死局……明天、后天、大后天,都会这样恶性循环下去,只要两边再抢筹,不愿意抛出手里的筹码,股价只会涨,不会跌……我相信,不用多久,股价真的有可能突破100块……”中年人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戚武宣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都有点失去了往日的冷静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不管是谁在明明胜券在握的情况下,突然发生这种变故,也会火大的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戚武宣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戚武宣拿起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他并没有马上接听,而是先一把挂了固定电话,随后才接通说道:“喂,什么事?”

    电话里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,“老板,陈真人打来电话,说他在潘家山的阵法被破掉了,阵内困着的人已经全部走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走了……”戚武宣听了这话,眼珠子直接瞪了起来,片刻之后,他才说道:“怎么会这样……问问陈真人,能不能帮我们再来一次?”

    “陈真人的意思是,人情已经还清了……”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可真轻巧!”戚武宣恨恨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男人没敢吭声,只等着戚武宣接下来的说法。

    戚武宣眉头深锁,过了能有一分钟,这才说道:“你可知道,是谁破的阵?是不是张禹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陈真人也让我打听我,我已经在潘家集打听清楚了,是无当道观的人请的白眉宫的人前来帮忙。好像是什么苏真人破的阵。”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眉宫……苏真人……真是可恶……”戚武宣咬了咬牙,说道:“好了,这件事我知道,再有什么事,随时联系!”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老板说道。

    戚武宣挂了电话,身子猛地向后,重重地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么,原来是潘重海得救了……这个老家伙,果然狡猾,这招一定是他想出来的……”戚武宣在心中恨恨地说道:“有了潘重海,潘家肯定也会出手,还有那个可恶的猴哥集团……这些王八蛋,为了一个张禹,就敢跟我们戚家作对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心中骂了一通,随后拿起手包,从里面掏出烟来,点了一支。

    戚武宣的包里总是揣烟的,但是他的烟却抽的很少,很多时候,一天都抽不上一支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这才点了一支。

    抽了几口烟,戚武宣明显冷静了许多,他暗自嘀咕起来,“张禹既然没回来,那我还是胜券在握……不过是发生一点小小的波折,我又何必着急动怒,胜利最后还是属于我的……潘重海,你不是出来了么……还有杨怀年这个叛徒……这个时候,我就陪你们好好玩玩,让你们知道,谁跟厉害,这个世界,已经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了……等我吃下了无当集团,我再跟你们潘家算账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戚武宣信心倍增,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躁动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蓦地里,戚武宣的手机号码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拿起手机一瞧,是苏雅莲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戚武宣随即接通,说道:“喂,是苏行长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,戚先生你好……”电话里响起苏雅莲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苏行长,请问找我有什么事?”戚武宣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,戚先生想来也是明白的。眼下股价大涨不说,却只有抢筹的买盘,没有一点卖盘。我的人跟我说了,各大贴吧、论坛都在传扬戚氏集团要吞掉无当集团,两家正在证券市场上抢夺股票,以至于发生这种事情。我的人已经做过分析,未来的几天,股市都会这样,股价只会不断的上涨,甚至极有可能突破100块!你要知道,我虽然是银行的副行长,可银行不是我们家开的,我可拿不出那么多钱,在股价破百之后,在市场上替你们戚家抢筹!”苏雅莲打着官腔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行长,这个情况,我确实知道,请你放心,我早已胜券在握。”戚武宣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胜券在握……”苏雅莲微笑着说道:“那就是说,明天就可以和无当集团摊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……”戚武宣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苏雅莲的声音旋即一变,说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摊牌还不到时候,咱们这边和他们那边的筹码,应该差不多,谁胜谁负,实在是说不清楚。眼下股市已经是这个样子,一旦摊牌,散户们知道消息之后,股价自然会涨的更高。如果摊牌的时候,咱们赢了,一切还好说……可若是说了,就会陷入被动……所以,眼下不能有半点闪失,也绝不能立刻摊牌……”戚武宣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现在摊牌,可是你自己也知道,哪怕不摊牌,股价也会大涨。难道就这么一直跟对方耗着?”苏雅莲同样十分的认真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……只需要半个月的时间,半个月之后,我就可以成功的接管无当集团……”戚武宣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都无法摊牌,半个月之后就能够接管……我实在搞不懂,戚先生的信心是哪里来的?”苏雅莲多少有点不信。

    “这个苏行长到时候就知道了……”戚武宣笑了起来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