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4章 瞎子见瞎子


    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夜里张禹和潘重海计议妥当之后,留下几乎绝大部分弟子在潘家集善后,张禹只带着张清风等少数几个弟子返回无当道观。至于说留下的人之中以谁马首是瞻,那肯定是王杰。这家伙虽然满嘴跑火车,可是散布谣言这种事交给他去做,则是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杨颖和杨怀年、大彪哥则是返回镇东区,张禹同样是嘱咐过他们,让他们全当不知道自己已经回来。

    张禹和大护法、欧阳艳艳、叶凤凰、潘重海、张清风几个是在天亮后赶到无当道观的。张清风带着几个弟子从正路上山,张禹五人一狗从小路上山。

    一路来到道观最后面的院落,也不必敲门,欧阳艳艳翻墙而过,从内将院门打开。

    在欧阳艳艳进院之时,就已经被站在树后,一直前后张望的叶玲珑发现。说句实在话,自打欧阳艳艳、叶凤凰、杨颖她们走后,叶玲珑就一直心事重重,忧心不已,生怕出什么事。在她的心中,叶凤凰的安危故然重要,潘重海的安危同样也差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叶玲珑一直觉得自己欠潘重海的,同样还另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情感。

    此刻叶玲珑一看到欧阳艳艳翻墙进来,立刻就跑了过去。她见欧阳艳艳跟着打开院门,心头不由得一喜,几步冲到欧阳艳艳的身边,急切地说道:“怎么样?都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回来了。”欧阳艳艳说道。

    叶玲珑顺着房门打开,率先看到的是张禹扶着一个不认识的白发老人先行进门。紧接着就是叶凤凰扶着潘重海进来。见到两个自己最为关心的人都回来了,叶玲珑悬着的心才算落下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……”叶玲珑关切地看向叶凤凰和潘重海。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叶凤凰微微一笑,走到叶玲珑的身前,主动伸出手去,说道:“你看看我有什么变化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变化……”叶玲珑并没有直接去抓叶凤凰的手腕,而是纳闷地上下打量起叶凤凰来。

    叶凤凰穿着一身白裙,就跟来的时候,一模一样,就是稍微沾了点灰尘。至于说其他,根本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    叶玲珑不解地说道:“没啥变化啊……”

    叶凤凰仍然抬着手,说道:“你用眼睛去看,自然是看不到什么。你摸摸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摸……”叶玲珑的心头不由得一紧,担心地说道:“小宫主……你不会是受伤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受伤……你摸摸就知道了……”叶凤凰的脸上,满是神秘的微笑。

    叶玲珑抓过叶凤凰的手腕,她的手上冰凉,正常来说,叶凤凰和她是一样的。可触碰之下,她突然感觉到叶凤凰的手腕上有些温暖。

    尸修的身上是不会有温暖的,包括任何部位,感觉到叶凤凰手腕上的温暖,叶玲珑明显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叶凤凰带着微笑,说道:“你再仔细的感受一下。”

    叶玲珑的手指触碰到叶凤凰的脉门,她旋即感觉到,叶凤凰竟然有了脉搏,脉搏较为强劲,一下又一下的弹着。

    “脉搏……体温……”叶玲珑直接就懵了,错愕地说道:“小宫主……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叶凤凰轻轻点头,说道:“多亏了张禹……我竟然因祸得福,变成真正的活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叶玲珑的脸上瞬间露出激动之色,她兴奋地叫了起来,“太好了!太好了……小宫主,你终于真真正正的复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凤凰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叶玲珑随即看向一边站着的张禹,真切地说道:“多谢、多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这么客套,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……对了,你们现在这里聊着,我要带前辈去见一下太师叔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“好……”……叶玲珑、叶凤凰几人都是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当下,张禹扶着大护法朝孙昭奕的房间走去,来到房门外,张禹轻轻敲门,只敲了两下,里面有响起孙昭奕的声音,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推开房门,扶着大护法进到里面的房间。孙昭奕坐在炕上,炕头上趴着金鳞龟,在金鳞龟的旁边,还蹲着一只大白兔。

    可能是发现有外人进来,金鳞龟好奇地抬起脑袋,打量起大护法来。

    孙昭奕就和往常一样,盘膝坐在炕上。

    “太师叔,我回来了。”张禹一看到孙昭奕,立刻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、回来就好……”孙昭奕很是欣慰的点头,她跟着把脸转向大护法,说道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以往张禹在给孙昭奕见礼之后,孙昭奕都会给她见礼。但是这一次,因为发现有外人进来,孙昭奕却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介绍道:“太师叔,这位是秦前辈,是黑市上的大护法。前辈,这位是我太师叔。”

    大护法在死志全消之后,已经恢复成往日的颜色,走起路来很有气质,并且有着一股桀骜之色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刻,大护法竟然十分郑重地说道:“晚辈秦西云给前辈见礼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大护法还微微躬了躬身子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大护法的秉性,一向是目中无人,桀骜不驯,不会将任何人放在眼里。实在是想不到,大护法会如此给孙昭奕面子,还主动见礼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阁下身为黑市大护法,想来是一方豪杰。今日能够驾临无当道观,实在是让蔽观蓬荜生辉。”孙昭奕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谬赞了,晚辈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黑市大护法,就是秦西云……而且,晚辈一身修为尽失,来到国内,不外乎是想到找一个清净的地方进行修炼……”秦西云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孙昭奕多少有点诧异,但她料想,张禹在黑市之上,肯定是发生了很多事情。孙昭奕转头面朝张禹,说道:“你此番前往黑市,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自然是不会隐瞒孙昭奕,马上就将自己在黑市所发生的一切,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他在黑市的经历,完全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。这若说放在小说家的笔下,少说能写几十万字。若是从王杰的嘴里说出来,更加会惊天动地,步步惊魂。

    即便现在,张禹没有半点添油加醋,也不禁让孙昭奕倒吸了几口凉气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