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7章 好奇害死狗


    张禹意识到,自己在这次的交易上,很有可能是被坑了。

    但他明白,这种事自己是没招的。黑市确实是对交易进行保障,防止消费者买到假货,上当受骗。可是张禹和贼眉鼠眼的这笔交易,不存在买到假货一说,黑市已经能够确认,张禹手里的十三枚百草解毒丸都是真的。其实张禹基本上也可以确认,药物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自己被坑,那也是在价钱上被坑,谁叫自己上杆子要买。

    现在张禹只能祈祷,这药对自己体能的九蛇毒是否有效了。若是吃上一丸,估计想要找人家进行退换,那就更加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小丫头,心平气和地说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被骗不被骗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药就是1000块一丸,那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……竟然管咱们要40000,黑了咱们多少……”小丫头扁着嘴巴说道。

    柜台内的白袍人,一听这话,立马就愣了一下,跟着诧异地说道:“你们花多少买的?”

    “四万。”小丫头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白袍人先是摇了摇头,然后看向黑衣汉子,说道:“怎么还能有这样的交易……”

    黑市的规矩就是这样,什么东西都是明码标价,差上差下的可以,但是这种漫天要价,那是绝不被允许的。除非是在拍卖会上。所以,白袍人想要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”黑衣汉子将张禹与贼眉鼠眼交易的过程,详细的说了一番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讲述,白袍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看来是一心求药,太过着急所致。也是被那人钻了规则的空子……买了也只能认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白袍人看向张禹,接着又道:“希望这药对九蛇毒有效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真挚地说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白袍人将药丸全部放入瓶子里,还给张禹。张禹现在也没什么心思留在商城,一心打算先回去吃上一丸再说。

    当下,他告诉黑衣汉子,自己打算先回宾馆,黑衣汉子当然没有二话,陪着张禹、张银玲一同回到宾馆。

    待来到三楼房间的门口,双方客套了几句,黑衣汉子便行离开。

    张禹二人一狗进到房间,房门一关上,小丫头就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试试那药管不管用……”

    这丫头比张禹都着急,不管是不是亏了,先把药吃了,看有没有用再说。

    要是有用的话,莫说四万,就算是十万,那也不亏。

    张禹拿出瓷瓶,从里面倒出来一丸百草解毒丸,然后放入口中服下。

    药丸入腹,张禹很快就能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感觉,百草解毒丸不愧是解毒良药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……怎么样……”小丫头又是不停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过一会才能确定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但张禹隐约已经能够确定,百草解毒丸是好东西不假,毕竟价值1000块一丸。可是这药,对于自己体内的九蛇毒,好像并没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能有一分钟,张禹用右手按住左手的脉门,体内的毒素依旧,自己这丸药算是白吃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用啊……”张银玲又是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……”张禹只能这么说,要不然的话,小丫头得急死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……”小丫头扁起了嘴巴。

    就算再粗线条,张银玲大概也能确定,这药肯定是没用了。因为白袍人之前说过,解毒药讲究的是相生相克,一丸下去,就会立竿见影,否则的话就是没用。

    这有一点之说算是什么,必然是白扯。

    张银玲嘟着嘴巴,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现在咱们该怎么办……被那家伙骗了一把,值钱的法器都被他拿走了……剩下的东西,也不知道到了拍卖会上,够不够买灵丹妙药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一定够的……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将皮箱放到床上,然后将箱子给打开。

    箱子里的法器已经不多,自己四件价值过万的法器,换来的只有那瓶药,以及一把扇子和一个食月环。另外一个火龙蟠剑令牌,算是自己赢来的。

    他把扇子、食月环、火龙蟠剑令牌拿了出来,东西一放到床上,本来已经趴在地上休息的大黑狗突然跳了起来,一下子窜到床边,嘴里发出轻微的叫声,“汪......汪……汪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它的叫声,张禹和张银玲一起看向它,只见大黑狗已经把嘴巴凑到了床上,正用鼻子尖去拱食月环,看那样子,显然是十分想要食月环。

    张禹拿起食月环,在大黑狗的眼前晃了一下,嘴里说道:“阿狗,你不会是想要这个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汪汪……”大黑狗嘴里叫唤,跟着不住地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连忙摇头,说道:“这可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汪汪……汪汪……”阿狗立刻委屈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继续摇头说道:“这个东西是很危险的,说是狼王才能佩戴,一般的狼和狗若是戴上,当场就得丧命。你可别扯这个,好奇害死狗……小命没了,可谁都救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汪汪汪……汪汪汪……”阿狗仍然是委屈地叫着,像是在恳求张禹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,这个可真不行……再丢了小命……”张禹把食月环丢入箱子里,禁止这家伙触碰。

    同样,张禹的心中也有点好奇,为什么阿狗会对食月环感兴趣。

    小丫头在一旁看的真切,她忍不住说道:“你说阿狗为什么想要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有一颗想要成为狗王的心吧……”张禹也是费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还真挺想让它戴上试试……”张银玲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已经很是失落的阿狗,猛地来了精神,抱住张银玲的大腿,不停地磨蹭,尾巴更是来回摆动,极具讨好之心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……”张禹拍了一下狗头,说道:“试个屁,我是为你的狗命着想……讨好也没有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汪汪……”阿狗失落的叫唤两声,松开张银玲的大腿,无助地趴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老实的哈,真的丢了狗命,没地方说理。”张银玲看向阿狗,嘴里安慰道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将目光投向箱子里剩余的法器。剩下的都是自己在太行山得到的道家法器,也都大有年头,不知这些东西,又能价值多少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