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1章 这可真够巧得了


    张禹几人离开三清观,不少人送他们出去。汤姆也是跟着一起出去的,其他人是看到张禹他们的车走,就返回道观,汤姆走在最后面,大伙都进了中院,他则是一闪身,朝大殿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黑暗的地方,见没有人,也没有动静,就掏出手机拨了鲁尼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鲁尼神父的声音,“hello,汤姆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神父,是我......您刚刚给我打电话了......”汤姆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三清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?约翰布朗现在是什么状况?”鲁尼神父连珠炮似得问道。

    “约翰的病已经好了,刚刚看他已经从床上站了起来。还有那个张真人,也说约翰的病好了。现在他们说,要去见阿勒代斯三个,打算阻止阿勒代斯和谢丽尔离婚。”汤姆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好了......”鲁尼沉吟一声,接着问道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已经离开三清观,其他的人,都准备休息了。再就是......张真人说,明天要告诉所有的人,预言根本不准......”汤姆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鲁尼说完,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眼下的鲁尼还是教堂的静室之内,布雷德瓦的眼睛,一直盯着鲁尼。

    见鲁尼挂了电话,布雷德瓦急切地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鲁尼微微皱眉地说道:“那边的人说,约翰布朗的病已经好了,人已经能够下床。那个东方小子,已经去找阿勒代斯,要阻止阿勒代斯和谢丽尔离婚。明天还要通知所有的人,预言根本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......这个东方小子......”布雷德瓦狠狠地咬了咬牙,跟着说道:“我绝不可能让他得逞!还想破了我的预言,简直是做梦!”

    “那......咱们现在该怎么办......”鲁尼神父多少有点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约翰布朗的病就算暂时被治好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想要干掉他,日后还有机会,不能说他这次没死,这个预言就不作数。今天不死,不代表过几天不死。只要阿勒代斯能够离婚,预言还是有效的。”布雷德瓦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那个东方小子现在已经去找阿勒代斯了,搞不好......见到之后,真能让阿勒代斯回心转意......”鲁尼神父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这次绝不会出现意外......好了,我倦了,要去休息了......”布雷德瓦说完,转身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鲁尼神父赶紧跟上,谄媚地说道:“丽丝修女长得很漂亮,技术也很好,我就招呼她,让她给你按摩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布雷德瓦现在哪有那个心情,出了静室之后,直奔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伯明翰酒店。

    张禹和张银玲、朱酒真、张清风、赵华一行来到这里。他们直奔七楼,抵达705房间。

    在来之前,已经电话联系过,谢丽尔就住在这里。张清风到门前敲门,很快里面就响起脚步声,跟着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开门的人是苑小小,她一看到是张禹等人来了,连忙打招呼,“师父,您可算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谢丽尔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糟的很,您进来看就知道了。”苑小小说着,就请张禹等人进门。

    进去是大客厅,只见大沙发那里,谢丽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披头散发,衣衫不整,哪有半点模特的气质。看起来倒像是被人蹂躏过一般。

    她本身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睡衣,赤着双脚,脚上黑乎乎的,还有刮破的痕迹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般模样,张禹不禁微微皱眉,转头看向苑小小,似是寻问,又似是责怪。

    苑小小扁着小嘴说道:“师父,她家里的衣服都烧了,倒是给她买了衣服,可她不穿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单独的沙发,沙发上放着新买的衣服和鞋。

    再看谢丽尔,还是低着头,有点神情恍惚,仿佛没看到张禹到来。

    张禹直接在谢丽尔斜侧方坐下,温和地说道:“谢丽尔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赵华跟着张禹,站在张禹的旁边,进行翻译。

    谢丽尔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,在她的脸上满是泪痕,眼圈都是红的,甚至左颊还有点高,张禹一眼就能看出来,这是被打肿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来了......”谢丽尔用生涩的国语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有点沙哑,看得出满是心酸和委屈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有什么事,我会替你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看向苑小小,问道:“她的脸是被谁打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,阿勒代斯呗......”苑小小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为之一愣,万没想到,阿勒代斯竟然会动手打谢丽尔。

    还记得两个人的感情很好,阿勒代斯也不像是会打媳妇的人,这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不等张禹开口,小丫头张银玲就跳脚叫道:“这个阿勒代斯实在是太可恶了!竟然还敢动手打人!他在什么地方,看我不去教训他!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......是谢丽尔先打阿勒代斯的......”苑小小又是用不大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先打他怎么了,他五大三粗的,也打不坏!”张银玲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苑小小这次没敢接茬,张禹朝张银玲摆了摆手,然后仔细打量起谢丽尔的气色。从面相上看,谢丽尔的情感方面,确实是出了问题。张禹接着咬破手指,在眼前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随即看清谢丽尔头顶的气运,绿色的事业运很淡,粉色的爱情运一点也看不到,红色的财运很淡,白色的健康运还算正常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不禁一阵诧异,明明好好的,怎么爱情运说没就没了。一般来说,夫妻感情不和,造成分裂,也不至于说一下子爱情运就没了,顶多是变得微弱。谢丽尔头顶的爱情运可好,一点没有,就好像是被吸运大法给吸光了一样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确定,绝对是被人做了手脚,关于谢丽尔和阿勒代斯产生矛盾的经过,张禹已经听张清风说过了,他也不愿意耽误时间,再让谢丽尔说一遍。

    他又看向苑小小,问道:“现在阿勒代斯他们在哪?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804房间。”苑小小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直接过去,看看阿勒代斯是什么情况。”张禹说完就站了起来,补充了一句,“带谢丽尔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苑小小赶紧凑到谢丽尔的身边,伸手搀扶她的胳膊,用英语柔声说道:“咱们上楼去找阿勒代斯。”

    不曾想,一直无精打采的谢丽尔听了这话,立时咆哮起来,“不要见他!这个混蛋!我永远也不要见到他,我明天就跟他离婚......”

    她说的英语,张禹也听不明白,赵华小声翻译。

    苑小小作为学霸,英语还是可以的,一些对话,能够听的明白。她赶紧劝说道:“师父现在已经来了,你和阿勒代斯的事情,是非公道,自有师父给你做主。你放心好了,绝不会再让人伤害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见他......呜呜......我不要见他......”谢丽尔竟然大哭起来,“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,从他打我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跟他一刀两断了......明天我就要跟他离婚,把他的丑事,说给所有的人知道......”

    见她这般,苑小小没了主意,只好看向张禹,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这样,你留在这里陪她,我们先上去看看。有什么事,会让人通知你。清风,你留在这里,有事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“是,师父。”

    张禹看的出来,谢丽尔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,未免再出什么事,还是让她先不要去见阿勒代斯。等自己见了阿勒代斯,把事情搞清楚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张禹和张银玲、朱酒真、赵华出了房间,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张银玲现在气鼓鼓的,她和谢丽尔的交情好,算是在这边认识的第一个朋友。谢丽尔被打成这样,哪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一边往楼上走,这个丫头就恨恨地说道:“这个阿勒代斯,实在是太可恶了,等我见到他,看我不狠狠地修理他!”

    张禹忙说道:“银铃,你也别冲动,一切问明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说的,一个虎背熊腰的大男人,竟然欺负女人,这样的男人,就得狠狠的教训一顿!”张银玲攥着拳头,瞪起眼珠子。她旋即看向朱酒真,说道:“大哥,你说我说的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对、对......”朱酒真一直没有说什么话,见张银玲问这个问题,忙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上到八楼,很快找到804房间。

    张银玲直接拍门,里面脚步声响起,房门打开,里面站着的是卡卡。

    “师伯您来了......”卡卡用生涩的国语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张禹说着,直接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朱酒真跟着张禹,张银玲则是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来到里面的大客厅,布莱顿和其他的徒弟都在,人也都站起来,跟张禹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可是,并没有看到阿勒代斯和艾露高。

    张禹刚要寻问,张银玲就抢着问道:“阿勒代斯呢?”

    布莱顿能听懂这个,指了指前面的一个房间,用生涩的国语说道:“人在里面呢。”

    张银玲二话不说,气冲冲就朝房间冲去,她将门拉开,一边往里面进一边叫道:“阿勒代斯,你竟然打女人,看我不好好的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话说到这里,竟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张禹和布莱顿、朱酒真也都往里面走,特别是张禹,脚步还挺快,生怕张银玲进去和阿勒代斯再打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刚到门口,发现张银玲的声音没了,不禁有点纳闷。他几步进到房内,只一瞧,就见阿勒代斯坐在床上,头发也挺乱,脸上七八条血口子。他没穿上衣,身上也好几道血痕,看得出来,是明显的抓伤。

    艾露高坐在阿勒代斯的旁边,看起来有点委屈。

    这功夫,朱酒真和布莱顿、赵华也都进来了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和艾露高看到张禹到来,忙站起身子打招呼,“师父。”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怎么搞的......”都不用张禹说话,张银玲指向阿勒代斯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听不懂这个,赵华赶紧翻译。

    可是,阿勒代斯并没有开口,似乎有点尴尬。倒是艾露高说道:“是被谢丽尔挠的。”

    赵华再行翻译,一听阿勒代斯身上的伤是被谢丽尔抓出来的,张银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毕竟,阿勒代斯身上的伤也不少,这都破相了。

    张禹皱了皱眉,说道:“你们两口子怎么打成这个样子,什么时候打的。”

    赵华继续翻译,阿勒代斯和艾露高都没出声。好在有布莱顿说道:“这不是因为约翰布朗突然心绞痛昏迷,他们两口子吵得厉害,说是一定要离婚。我就和徒弟看着他们,以免出什么事。苑小小则是看着谢丽尔。大家伙一起来到伯明翰酒店,开始还好,可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,谢丽尔突然过来,又和阿勒代斯发生了争吵,谢丽尔将阿勒代斯抓伤,阿勒代斯给谢丽尔来了一巴掌......我们大伙好不容易才给他俩拉开......”

    赵华翻译了他的话,张禹看了看张银玲,张银玲的脸上不禁露出悻悻之色,也是意识到,自己有点误会阿勒代斯了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倔强地说道:“就算吃点亏,也不能打女人么。”

    张禹没搭理她,只是看着阿勒代斯,正色地说道:“阿勒代斯,听说你和艾露高在一个房间,结果被谢丽尔碰到。这件事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件事的起因就是阿勒代斯在值班后尽到了艾露高的房间,二者发生了某种超友谊的关系,结果被谢丽尔给撞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禹当然要问个究竟。

    赵华进行翻译,阿勒代斯低着头,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当时我本来是在楼下值班的,每个人三个小时。也是照顾我,让我先值班,然后可以早点回去陪谢丽尔。我和尹尚杰换了班之后,就上楼回自己的房间,结果走错了,进到了艾露高的房间。艾露高当时睡了,加上黑着灯,我也没注意,就上了床。因为我睡觉不喜欢穿衣服,就脱了衣服。我也没发现床上的人是艾露高,而且她也没穿衣服,我的手就上去了......跟着,我就一时冲动,真不知道是艾露高,等我发现的时候,已经收手了......不曾想,谢丽尔突然闯了进来......她也不听我的解释,破口大骂,说的话,就别提多难听了......她的叫喊,把其他的人,都喊了来.....”

    赵华又是翻译,听了他的话,张银玲撇了撇嘴,说道:“这可真够巧的了......”

    这丫头打心里还是向着谢丽尔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