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9章 为他豁出命报仇


全本小说网 WWW.52ctf.com,最快更新萌妻哪里逃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当灵堂内,只剩下乔如生、安冉和乔司宴的遗体的时候,安冉问道:“你跟殡仪馆的人说一切从简?你想给我们司宴从简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乔如生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点不满:“冉儿,你看看外面那几户人家,他们的亲人哪个不是死在司宴的命令之下?你觉得,司宴的丧事还适合大操大办吗?”

    安冉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乔如生心累的说道:“我们把司宴送来这个殡仪馆,迟早是会被人知道的,我们现在低调办丧,尚且会引来有心之人的注意,更别提高调办丧了,

    到时候,别说是外面那些受害者家属了,就是北城随随便便一个市民,都会冲进来朝司宴的遗体吐一口唾沫,再诅咒几句,你想让司宴死了,也无宁日吗?”

    安冉用力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唯一的办法,就是赶紧把丧事办了,让司宴的骨灰尽快入乔家的陵园,这样能大大减少节外生枝的可能,你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安冉闭着眼睛,缓缓的点了点头。注意到她的脸色苍白如纸,身子都在发抖,乔如生于心不忍的说:“冉儿,抱歉,一路上我都把话说得太直白了,没有考虑你的感受,你、你要怪,就怪我吧,不要把情绪

    闷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安冉终于忍不住用双手捂住脸,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乔如生靠了过去,将她揽住:“哭吧,哭出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安冉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,她多想向乔如生倾诉,她对不起他们的儿子!如果不是她执意要放走白童惜的话,司宴手里至少还握有一张底牌,也根本就不用死!

    怪只怪,她太相信孟家两兄弟的承诺了,谁能想到,那个刚正不阿的孟景珩,也会有骗人的时候呢?

    再说,她当时已经把白童惜推下车了,可是,孟沛远却在之后告诉她,那只不过是她替司宴将功折罪罢了,不算有功……

    呵,她好歹也算是他们认识的一个长辈,可在这件事上,他们却没有一点人情味,就这么当着她的面把司宴给杀了!

    但这些后悔的话,她就算对乔如生说了,也毫无作用,因为白童惜,是他的女儿,他怎么可能会希望自己的女儿去充当人质呢?

    *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乔司宴中弹身亡的消息也传进了淑芬的耳朵里,当场把她震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,此时却没人顾得上她,乔司宴那些没有在今晚参与这起行动的手下,各个沉着脸,犹如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终于,有人问道:“先生死了,你们觉得,我们是为他报仇,还是干脆散伙算了?”

    “报仇?先生自己都死了,连带着弟兄也折进去了不少,再想着报仇,我怕我们会死的一个也不剩!”

    “怕死的话,你当初就不该求着先生入这行!”

    “哼,我要是怕死的话,现在就不会还待在北城,等着和先生共进退了!先生在行动之前,我就告诉过他,放下对孟沛远的仇恨,带领大家找个地方东山再起,

    可他却硬要留下来,和孟沛远至死方休!这么说吧,本来今晚很多弟兄是不用死的,可却因为先生的一意孤行,永远葬身在了北城!

    你们说,这样的先生,还值得我们追随,值得我们为他豁出命报仇吗?!”

    随着这人的一番话,不少人都沉默了。今晚,被乔司宴带去的,都是他的死忠,剩下的这些人中,大部分忠心和私心各占一半,他们忠于乔司宴,但却有个前提,那就是乔司宴得永远强大,永远战无不胜,永

    远能带着他们赚钱、赚大钱!原本乔司宴在的时候,他们中的有些人就算对今晚的行动有意见,也不敢这么赤裸裸的说出来,其实他们觉得,乔司宴根本就是在拿他们的性命去跟孟沛远赌气!可这并

    不是他们所要的。

    现在,乔司宴没了,他们的信仰和摇钱树在同一时间崩塌,再也没人能约束他们了,私心压倒了忠心,他们终于可以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了——

    “之前,我们冒着生命危险,说什么也要把先生从牢里救出来,为的是什么,相信我不说,大家也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能为什么,当然是为了乔司宴能带他们重操旧业,重返巅峰了!

    “可是先生出来以后,想的、做的跟我们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!他只顾着找孟沛远和白童惜报仇,却连养精蓄锐都忘了!我一直以为,先生是个极聪明的人,

    可在这件事上,他错得离谱!现在,他以付出自己和众多兄弟的性命为代价,向我们阐明了一个真理,那就是——与孟家作对,是找死的行为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谁想去报仇,谁去,我可不去!明天,我就离开这个鬼地方,哦不!我现在就离开!各位,来日方长,还望珍重!”

    “等等我,我、我跟你一起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心一旦被撼动,便如决堤的洪水,飞流直下,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而那些留下来的,都是对乔司宴忠心高于私心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下了个结论:“凭我们这些人,是没办法找孟沛远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一定。”说话的,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颜馨儿,我们都知道你会易容,可是这一招,对孟沛远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用的!”颜馨儿不服气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有用的话,婚礼那天,你就应该杀了孟沛远的。”

    颜馨儿俏脸铁青:“那是个意外!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,我一定能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就算上次是意外好了,那这次,出门前,你可是给先生易了容的,可他还是死了,这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颜馨儿眼圈通红,可见是哭过的:“我不知道!但这一定是个意外!”

    有人笑话她:“一次是意外,两次也是意外,意外还是个孩子,你放过它吧。”

    颜馨儿气急败坏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们还有心情开玩笑!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年龄较大的男人说道:“行了,都别说了,今晚肯定全城戒严,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儿,哪都不许去!”闻言,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