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小说安卓app下载

17.第 17 章


全本小说网 WWW.52ctf.com,最快更新叶老太回七零最新章节!

    医院里,柳玲儿已经清醒了过来,护士把她扶起来靠着床头,“来,你先靠一会儿,我帮你倒点水。”

    柳玲儿朝护士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护士笑着把水杯递给她,“不用客气,这是我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柳玲儿喝水的时候,病房被推了开来,只见王兵提着个饭盒从外走了进来,他看到靠着床头喝水的柳玲儿,立马笑着道,“哟,醒了啊,刚好我给你带了些热粥来喝点。”

    护士见他来后,笑着打了声招呼,就从病房里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柳玲儿看着护士走后,就有些不自在的朝王兵打了声招呼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王兵看着面色好了很多的柳玲儿笑着把饭盒打开,“这是我拜托战友母亲给煮的鸡汤粥,趁着热多喝点。”

    柳玲儿,“这、这真是太麻烦你了,我其实可以让护士帮忙买些医院食堂里的……”她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想起自己身上没有一分钱。

    王兵看着柳玲儿暗下的小脸,“啊!对了,我有件事要告诉你。”说着他从身上的口袋摸了几下,然后从里面掏出一把的大团结,“我们昨晚审问那些拐子了,知道他们把你身上的钱都拿走了,所以我们在登记后,把属于的钱都拿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把手上的一把钱塞到了她的手里,柳玲儿瞅着手上的大把钱,一时间惊讶的张开嘴指了指自己,“这、这些都是我的钱。”

    从外面刚刚走进来的方子量,听她的惊呼说道,“我们从拐子的口中得知,你原本是要去上海大学找你的丈夫,然后在上公交车的时候被他们用迷药迷晕带走的。”

    柳玲儿咽了咽口水,“你说什么,我、我结婚了,我的丈夫还在上海大学念书?”

    方子量点头,“要是那个拐子没有说错,事情是这样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柳玲儿捂住胸口,手指不住的抓住胸口的衣服,呼吸也急促了起来,“我、我、我为什么一点也想不起来,我一点都没有印象。”

    王兵看到这样情况赶紧打断方子量后面要说的话,“你先别急缓下呼吸,来……”

    方子量看着王兵给柳玲儿做呼吸调整的模样,嘴角不由的抿了抿:我的话已经说道这个地步了,王兵应该要提起精神了吧,毕竟这个姑娘,哦,不。是这个妇女可是有家庭的人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一转看着柳玲儿就脸色苍白的模样,一时间又觉得自己会不会太激进了点,说不定他们两个根本不会发生他想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女的看上去好挺单纯的样子,想到她还能被拐的时候想办法自救,方子量觉得自己有可能还真是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安县医院,因为王喜妹是顺产,所以也不需要做特别的护理,所以柳家人在一早就收拾东西,准备回临山村。

    作为柳家的大功臣,王喜妹抱着儿子嘴角的笑容就一直没有下去过,柳母和柳父在病房里收拾东西,脸上也都是家里添丁进口的喜悦。

    王喜妹抱着儿子坐在床边,看了看病房外面,“爸妈,保全人呢?”

    柳父,“哦,全子啊,他去给你找牛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。”王喜妹一点没有怀疑的就相信了,“我就是说,我今天出院保全怎么会不来呢。”说着她又开心的逗起儿子来了。

    柳保全从邮局出来,他看着手里的电报,嘴角翘的老高,一看就知道是看到了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大城市的人办事就是利落。”柳保全把看过的电报好好的收起来,驾着从亲戚家借的牛车朝着医院驶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柳家人就要回来的叶溪鱼这会儿正在喝郭大婶给冲的麦乳精,她的小眼神还有点迷,但小嘴确还灵光的很,郭大婶的勺子还没有伸过来,那嗷嗷待哺的小嘴就张的老大了。

    郭大婶看着小家伙时不时还揉吧下眼睛的小手,有些好笑的用勺子逗了她几下,“小丫头,昨晚上也睡的不晚啊,咋还这么困呢?”

    叶溪鱼张开小嘴啊呜一声吧麦乳精吃掉:要不是被尿憋醒了,我觉得自己还可以继续睡!

    郭大婶看着小家伙饿得不行但是还还是乖乖等自己喂的小丫头,嘴角上的笑容就没有下去过:怎么会有这么乖巧可爱的小丫头啊,和家里那几个一到吃饭时间就不安分的皮小子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几个一到吃饭就跟饿死鬼投胎的儿子,郭大婶看着叶溪鱼的眼神就更加温柔了:这个小丫头要是我家的该多好啊!

    不知道郭大婶又兴起了要把自己拐回家的念头,叶溪鱼还在想自己等下要找什么借口,让郭大婶带自己出去玩呢!

    公安局,因为这两天他们几乎把一村的人都给抓起来了,所以大家都忙的团团转,几乎连个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盘问了几乎一天一夜之后,得知出来的情报,让上层都为止一震,一个村里的人都参与了人口拐卖中,这简直就是为人耸听的大案子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情况,原本要回部队的两人也被留下继续追查这个案子,方子量拿着一份刚讯问出来的笔录准备去村子看一下,“兵子,一起去村里找点东西去。”

    王兵手上握着一份物证对他道,“我这里查到点东西,要去问下来历,所以村里还是你自己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子量撇了眼他手上的东西,见是一份空白的什么信,觉得不是什么大发现的方子量也没有多问就直接道,“行,那我就带小李去好了。”说着他拍了拍边上的人肩膀,就和他一起走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低着头翻物证的王兵,听着外面车子启动的声音后,立马抓着物证抬起头来,“我出去一下。”说着他不等其他人的回应,就从办公室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正是大家都忙的晕头转向,也没有人发现王兵是什么时候离开办公室的。

    王兵把手上的空白介绍信塞进口袋,他想起早上他在询问一个人贩的时候,知道这个空白介绍信是从柳玲儿身上翻出的时候就察觉到不妙。

    因为这几天人手不够的原因,公安局所有的人都是一个当成两个三个人涌,所以在讯问那个人贩子的时候,正好就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王兵把手贴在空白介绍信上,眼睛闪过一道连他自己都不是很明白的神情。

    医院里,柳玲儿还躺在病床上,她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被拐子给拐走的,但是她在昏睡的过程中有半梦半醒听到些护士之间的聊天。

    听她们说自己好像在被拐之后,给追在后面的公安留下了重要的线索,才会被拐子给伤成这样的后,柳玲儿那有些忐忑的心就平和了很多。

    在护士离开后,她睁开眼睛嘴角微微翘起:是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那两个军人才会是那样的态度的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几天,整个医院都闹哄哄的说,公安局抓到了大型拐卖团伙的事情,柳玲儿就忍不住有些激动:这些人可是根据她留下的线索找到的拐卖团伙啊,怎么说她也是重要的人物了吧!

    难怪在医院里,护士和医生对她的态度都这么好,原来她做了这么一件好事啊。

    就在柳玲儿胡思乱想的时候,王兵提着不知从什么地方买来的水果走了进来,那开门的声音还把沉浸在想象中的柳玲儿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王兵看着因为动作太大拉扯到伤口的人,赶忙上前把她扶起来,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柳玲儿一抬头见是王兵,也悄悄的松了口气,“王队长。”

    王兵听到她的称呼笑了下,“你别叫我王队长了,我也不是什么队长,你叫我名字就好了。”说着他笑着对柳玲儿道,“我的名字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柳玲儿靠着枕头笑了下,“知道,王兵。”

    听着柳玲儿用轻柔的语气叫着自己的名字,王兵的心跳不知为何扑通扑通的跳得飞快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柳玲儿抬头看向王兵,“您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”王兵看着柳玲儿想了下,从口袋里把那几张空白的介绍信拿了出来,“我有点东西想要给你看下。”

    柳玲儿,“嗯?”她接过王兵手里的几张东西疑惑的问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王兵,“空白介绍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空白介绍信?”柳玲儿听到这话心咯噔了下,下意识的就觉得不妙,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心里的不安告诉自己这个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那个拐子说是从你身上搜到的。”王兵把空白介绍信递过去,“这些,你还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柳玲儿的手有些颤抖,但她还是坚定的伸了过去,把那几张空白介绍信接了过去……
要看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