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3章 碎虚


    萧月玫轻轻吐了吐舌头,小声的问道:“树姐姐,心娘为什么生气?大殿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那

    树姐姐轻轻一叹,说道:“我也不清楚,总之我能感知到素心姐的心情有些不好,我也不知她在生什么气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现在就去大殿!”萧月玫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我送你们过去吗?”树姐姐看了秦云一眼,在她眼里,秦云也只是个普通的小少年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用啦,我们过去就行了!”萧月玫娇笑道:“树姐姐,这是我的小哥哥,名叫秦云,他可厉害了!”“

    你好!”树姐姐对秦云打了个招呼,微微轻笑道。“

    树姐姐好!”秦云也笑道。

    “哥,树姐姐就是一个完整的天法神纹所化,而且还进化过几次,可厉害了!”萧月玫嘻嘻笑了笑,然后又对树姐姐道:“我哥是个很厉害的奇纹师!”“

    那太好了,我们以后有机会交流探讨一下!”树姐姐说完,催促道:“月玫,赶紧去见素心姐吧!”秦

    云立马拉着秦云,奔跑在通道里。

    在路上,秦云也暗暗心惊,这棵大树竟然是天法神纹变成的,那说不定的树之类的天法神纹。

    不多久,秦云就跟着萧月玫来到大殿。大

    殿上方都是尖尖的钟乳石,散发着白光,如同白玉或者是白色水晶,很是美丽。

    宽敞的大殿中,站着数十个人,老辈和中年居多,都是王府里的强者。天

    法阁的人和白强书也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二三十个白阳战神。张

    安孝、凌蓝羽、范冷慧,以及之前那三个王府神将的公子哥,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脸色很憔悴,毕竟都受过重伤,他们见到秦云之后,都面露愤恨之色。秦

    云一进来,只是淡淡的扫了那群人一眼,然后看向大殿正前方。那

    里有水晶珠幕帘隔开,只能看见有一张白色的座椅,上面坐着一名身形窈窕的女子。在

    那个座椅旁边,站着好几名身穿白色铠甲的白阳战神。

    白阳王就在水晶幕帘后面,无法看见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但是在大殿里,却能感觉到她那种强大的气势,确实是个很强的女子。

    秦云暗暗使用天眼,瞳孔深处跳动蓝色的光芒,丝线能穿透水晶幕帘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能看见白素心的面容,但在幕帘里的白素心,脸上带着面具。若

    是再施展更强的天眼之力,他能完全看透面具,甚至能看穿衣服之下的一切,只是这么做很不道德。身

    为九阳神王的他,拥有天眼这种厉害的传承,是不会用来做这种猥琐之事的……灵韵儿就经常怂恿他去做,他都没有做过。白

    强书可是在这里站了一夜,因为这件事和他关系很大,他听说那场聚会的经过之后,可是吓得浑身冷汗。

    心底里对秦云可是佩服不已,竟然敢把这件事闹得那么大。秦

    云当日没有做掉凌蓝羽,就是要打算让他们在白阳王面前说清楚的。他

    从萧月玫那得知白素心是个很通情达理的女子,所以此刻也非常的放心。

    在场有三名强大的老者,眼神很不和善,带着丝丝狠厉,在秦云身上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神将,他们的儿子都被秦云当众狠狠的抽了一巴掌!

    天法阁魔法院的院长,是一名老者,他头戴着尖尖的黑色魔法帽,身穿黑色魔法袍,手里还拿着一把水晶骷髅头做成的魔法杖。这

    名一身魔法装扮的老者,就是凌蓝羽的父亲,也是魔法院的院长,他双眼阴森,凝视着秦云。另

    外还有一名身穿金色锦衣的华服老者,他是范家的家主,此刻也是眼带厉色,盯着秦云看。

    秦云倒是很淡定,把他们当作不存在一样,看着幕帘里的白素心。“

    心娘,我回来了!”萧月玫有些担心白素心会生气,低声道:“这是我的小哥哥……”小

    哥哥?

    凌蓝羽他们都怔了怔,昨天还是弟弟的,今天就是哥哥了?

    在白阳王面前,萧月玫也没说谎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已经查明,月玫,你的小哥哥没有错,你大可放心!”白素心悠然温和的声音传来。本

    来这声音听起来很舒服的,但是却暗带一股威势,那种威势都是身居高位多年才有的。

    这时气势很自然,也并不是针对谁,是多年才能形成的。

    若是对于别人,或许会被这种气势给吓住。但身为九阳殿王多年的秦云,也有这种“王者之势”,只不过他很能收敛,所以别人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若是要对比这方面的气势,秦云完全不弱于眼前的白阳王,甚至要比她更强。白

    阳王还无法收敛这种气势,但秦云却完全能收敛起来,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谢谢心娘!”萧月玫笑道。天

    法阁魔法院的院长,名叫凌雷,他此刻就很不满,用充满怨气的语声说道:“白阳王,这小子下手如此之重,直接碎掉他人本命神晶,行事之狠辣,难道就这么放过他?”“

    大王,这个小子太嚣张了,我们三名神将的之子,也只是说了他几句,却被他打烂脸,这人非常歹毒!”“

    月玫郡主是月玫郡主,这小子是这小子,要分开来看!不能因为郡主,就包庇他!”

    “他打了我的儿子,这件事是他的错吧?我的儿子,也只是对他说话比较难听,但他也不能打人啊!”

    那三名神将,都不想就这么放过秦云。

    范家家主说道:“大王,冷慧被他废掉一条手臂,体内的命晶也因此开裂,受伤极重,他对一个女子都能下如此重手,实在是太过狠毒了!”秦

    云神色从容,冷笑道:“那几个面具人身上的令牌,可是王府的令牌!没有这几个令牌,他们敢在白阳天城如此嚣张?那些令牌是谁的?”

    面具人都被秦云打碎了命晶,也被白阳战神带了回来。“

    我们给令牌他们,只是让他们方便行事,他们出什么意外,与我们无关!”一名神将冷声道:“小子,你别把两件事混在一起,你打了我们三位神将的儿子,这怎么算?”秦

    云挥了挥手,说道:“放心,等一下我会和你们算清楚的!”

    他看向范家的家主,说道:“范冷慧杀死汤婆婆的一个小徒弟,我只是打伤她的一条手臂,所以这笔帐还没算完!”秦

    云话音一落,施展越空步,瞬闪到范冷慧身旁。诸

    天神刀已经出现在他手里!神

    刀狂斩而出,空间猛然间汹涌波荡!

    这是天灭九式之中极难施展出来的一招,碎虚!能

    破碎虚空!这

    需要极强的空间之力支持,才能施展出这一招。这

    一招,是杨诗月结合秦云冥阳,以及碎星掌这门道法,专门为秦云开创出来的,集合了碎星掌的精髓,也只有他自己能施展出来。秦

    云突然间出手,令人猝不及防。在

    这大殿中的人,毕竟都是实力极其强大之人。

    那范家家主,怒喝一声,迅速涌出一阵神力布防,形成强大的护罩,保护范冷慧。

    秦云之所以施展“碎虚”这一招,就是为了通过跨越空间的方式,直击范冷慧。

    即便有强大的护罩挡住,但却挡不住秦云那跨越空间的力量!

    碎虚之力,瞬间而至,落在范冷慧身上!

    哗!破

    碎空间的力量,如同浪花声!

    范冷慧被击中后,身躯直接被扭曲泯灭而不见。

    秦云能施展这一招,也是依靠强大的冥阳才能顺利。

    冥阳本身就有一种能扭曲一切的力量!

    范冷慧没了,身体就是在扭曲之中渐渐消失不见的,这种毁灭的手法,令在场的强者都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即便是白阳王和那些白阳战神,也都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头一次看见这种力量!

    说杀就杀,出手极其突然!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即便是那些强者,都无法挡住秦云的攻击。看

    见范冷慧的死,张安孝和凌蓝羽再次浑身一颤,连忙躲在一些长辈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范家家主指着秦云,怒喝了一声,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“

    不服就来杀我吧!”秦云冷冷的道:“范冷慧杀死我朋友的徒弟,我不过是帮我朋友报仇而已!”

    一名神将沉声道:“报仇也应该在白阳天城外面报,你在大殿里动手,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不把我们的白阳王放在眼里啊!”另外一名神将,眯了眯白眉下的老眼,睁眼之际,杀机从双眼爆闪。

    “心娘……”萧月玫连忙娇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月玫的小哥哥,你确实过份了!”白素心的声音传来。一

    个半圆水晶盖子,忽然从幕帘后面飞出,如同透明的水晶巨碗倒扣,将秦云盖在里面。

    萧月玫也知道,这是白素心防止别人忽然出手,而做出保护秦云的举动。另

    外也是为了避免秦云再次动手!

    “大王,此人在大殿杀人,您要如何处理此人?”

    范家家主很是愤怒,虽然死掉范冷慧对范家没什么损失,但范冷慧是在他面前被做掉的,这就很丢脸了。“

    我如何处理此人,与你有何关系?”白素心声音变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范家家主脸色微变,连忙道:“是在下冒昧多问了,请恕罪!”秦

    云被扣在那水晶大碗里,盯着张安孝和凌蓝羽看,他可是打算在这里将这两个人彻底做掉,要让在场的人知道对汤婆婆下手的后果有多严重。“

    这个破碗,还压不住我!”秦云心道,他准备进行第二次出击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