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15章 跟你不熟


    一起揍?要揍旭春秋这个神阳族侯爵,以及月画雪这个月族天女?

    在浮云塔外面那些神阳族的年轻人,一个个都愤怒不已,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。

    旭春秋和月画雪也相视一眼,他们都皱了皱眉,然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们神阳族和神月族吗?你这无知而嚣张的东西,有种就出来!”神阳族的一名年轻人,怒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们是神狗族还是神猫族,只要招惹我,我就不会给你们好脸色看!”秦云冷声道:“说我嚣张?嚣张的明明是那个跪在外面的混蛋,这座塔是我的,我不卖给他,他就攻我的塔,给机会还不道歉!”

    旭春秋见到其他人要说话,沉声喝道:“你们够了,此事确实是我们有错在先!”

    月画雪看向杨逍宽,低声道:“这事确实是你不对!”

    杨逍宽被美人责怪,心中更加窝火,再加上他此刻被折磨得很是痛苦,大声吼道:“在里面的混球,有种滚出来!你不过是个玄神,你只敢在里面大放厥词!”

    “阿宽,你够了,赶紧向人家道歉!”旭春秋十分生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们可是神阳族!那个家伙根本不知道我们这些太古强族的强大!我们神阳族可是太古强族之中数一数二的强族,以我们的整体实力,完全可以在诸天神荒横着走!”杨逍宽说道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神阳族的中年也说道:“这座塔是不错的古董,让他卖给我们,已经算是给面子他了,要不然我们直接取走,他也不能奈何我们!”

    旭春秋脸色忽然变得冰冷,充满威严,沉声怒斥道:“你们这群自以为是的家伙,是没吃过大亏,你们真的以为在诸天神荒之中,太古强族就是最强的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杨逍宽一脸傲气的道:“我们神阳族和神月族联手,有什么好怕的?”

    月画雪摇头叹道:“这就你错了,混沌族、神剑族、神星族,他们都够强吧?但在前段时间,他们吃了什么样的亏,你们应该有所耳闻!还有就是神天族,你们认为你们强得过神天族?”

    杨逍宽他们顿时不说话了!

    那几个强族在诸天神剑出世之日,可是损失惨重。特别是溪侯爵父子的死,令他们感到最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溪侯爵,当日还有不少侯爵子爵男爵被当场打死的。

    月画雪又道:“你们应该都很熟悉神若明吧?即便是我,都不一定能打得过神若明,但他却惨败!神天族的长昊侯爵,被那位九阳殿王当众骂成是看门狗,却敢怒不敢言!”

    “溪侯爵可要比我强一些,但他却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当众打死,而自己最后也被杀死!”旭春秋感慨道。

    杨逍宽依然很愤怒,忍痛喊道:“也就是那个九阳殿王比较厉害,但诸天神荒之中,不可能有那么多类似九阳殿王这种人物!躲在塔里的混蛋,肯定不是那九阳殿王,我们何必对他客气?”

    “阿宽,你如果不想继续受苦,就赶紧向人家道歉,一定要诚恳!”旭春秋严厉说道。

    秦云如今也看透这些强族年轻人的心里,因为在他们眼中,诸天神荒的人,都是可以任由他们欺凌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更加坚定他要抢夺天外传承的想法。

    若是天外传承被太古强族掌控,诸天神荒的人无法对抗那些太古强族,在以后只会沦为奴隶。

    虽然旭春秋和月画雪都算比较开明,但在太古强族之中,像是杨逍宽这类的人更多,一旦这种人控制一个太古强族,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秦云对太古强族,并不是完全信任的。

    他此时此刻,也明白神庭长的重任,知道神庭长为什么如此警惕那些太古强族。

    “现在道歉,已经晚了!”秦云冷声道:“此人不知悔改,但看在旭春秋你还是一个像样的师傅,我就饶他一命!”

    杨逍宽怒道:“混蛋,你敢动我试试看?我神阳族的大船就在天空,里面有一位公爵,公爵出手,必定能将你撕碎!你有种出来,看我们怎么干掉你这蠢人!”

    秦云忽然一闪,就出现在杨逍宽身前。

    杨逍宽就跪在地面,他忽然感应到秦云那种可怕的威势,心中恐惧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秦云飞起一脚,踢在杨逍宽的身上,爆发一阵强大的玄神之力。

    杨逍宽全身都被树藤缠绕起来,动弹不得,无法闪避。

    他被如此踢了一脚,体内的命晶猛然爆开,冲破腹部。

    “我出来了,你又能如何?”秦云背着双手,双目含威,气宇轩昂,看着四周的人。

    杨逍宽被秦云一脚废掉了修为,此刻吐血惨叫着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看在你的面子上,饶他一命的,若是你想替他报仇,那就来吧!”秦云的看着旭春秋,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旭春秋可是一个侯爵,他自然知道刚才那股玄神之力的可怕。

    当然,以他的修为,肯定不会惧怕玄神修为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他看出,眼前的人绝不简单,那种气势,可不是玄神境能有的。

    “哼!”秦云见到旭春秋他们都不说话,哼了一声,返回浮云塔。

    杨逍宽哭喊起来,因为他被废掉了!

    攻打浮云塔的代价,众人都已经看见,他们此刻也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旭春秋和月画雪都在这里,可那个人却依然敢出手,肯定是有所依仗的。

    “师傅,难道……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吗?”有一名青年,低声说道:“那个家伙如此嚣张,即便……即便我们有错在先,可我们是神阳族啊,你刚才为何不打回去?”

    “如果打回去,我们都得死,你信吗?”旭春秋看向浮云塔,说道。

    那名青年一脸不信,因为他师傅是圣神境的,而塔内的人,也只是玄神而已啊!

    “我们的公爵就在这里,而且还有神月族也在,难道还怕他不成?若是打起来,闹出很大的动静,我们两族的公爵,必定会出手的!”那名青年又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打起来,我们的公爵还没来,我们可能就死了!”旭春秋叹道:“我的直觉告诉我,那个家伙很危险,很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身穿黑色紧身装,戴着面具的月曦,忽然飞掠而来。

    有一个面具人出现,这令旭春秋他们都警惕不已。

    “曦姐!”月画雪知道是月曦来,所以连忙轻喊道,以免旭春秋他们太过紧张。

    神阳族那群人,顿时面露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位……难道就是九阳神女之一的月曦?”旭春秋一脸吃惊的道。

    “神阳族,你们不用怕我的!”月曦说道:“对了,你们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神女大尊,塔内有一个很嚣张的家伙,把我们的人打废了,你是九阳神女,实力高强,也算是我神阳族供奉的至尊之一,你要帮我们出头啊!”杨真冲连忙道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没看见月曦的容貌,但却知道月曦肯定很美。

    月曦看向月画雪,低声道:“雪妹,这是怎么回事?和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月画雪也将事情的经过,告诉月曦。

    秦云知道月曦来了,本来打算出去的,但却得知月曦竟然是神阳族供奉的什么至尊?

    “至尊,这是什么鬼?”秦云心中惊讶:“九阳神女还有这种地位?”

    月曦听完之后,叹了一声:“幸好你们没动手,要不然你们都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神女大尊,那家伙有啥好怕的?”有人很不服气的道。

    月曦对着浮云塔喊道:“九阳殿王,给我个面子,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吧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给你面子,这件事早结束了!”秦云回应。

    也确实如此,要不然他早就将杨逍宽他们做掉。

    旭春秋和月画雪他们,顿时满脸惊骇之色,深吸了一口冷气!

    塔内的那人,就是那个九阳殿王!

    之前让神星族、神剑族和混沌族吃了大亏的九阳殿王,居然真的就在这里!

    旭春秋他们忽然有一种逃过一劫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“旭侯,要不这样,你给九阳殿王一个血脉神源,让他放过你徒弟,要不然你徒弟还要被折磨一段时间的!”月曦又道。

    “给他,师傅快给他……”杨逍宽可是吓得要死,他现在也清醒了许多,因为敢做掉溪侯爵的家伙,也一定敢做掉他们。

    血脉神源这种东西,旭春秋手里也有,因为他们若是在诸天神荒遇到根骨不错的人,就会传出血脉神源,然后将人拉拢到神阳族之中。

    旭春秋连忙拿出一个血脉神源,递给月曦。

    月曦接过之后,喊道:“殿王,血脉神源在我手里,你可以放人了吧?”

    在秦云的控制下,束缚禁锢杨逍宽的树藤终于被撤开。

    杨逍宽也在此时晕了过去,命还在就好,虽然被废掉,却还可以从新修炼。

    对于怕死的人来说,活着就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画雪妹妹,你先回去吧!”月曦说道。

    “曦姐,你认识九阳殿王?”月画雪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认识,怎么了?”月曦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带我去见见他吗?他的奇纹之术很高明,我想请教一番!”月画低声请求道。

    神阳族那群年轻人,都嫉妒得要死,月族天女居然要主动求见一个男人!就在他们嫉妒眼红的时候,秦云的声音从浮云塔传出来:“我跟你又不熟!我不会指点你的!”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