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4章 五毒神阵


    之前送请柬的时候,魏婕还和他有说有笑的,而魏婕此刻有如此态度,秦云一点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看出,魏婕傍上那个徐雳光,担心会被秦云破坏,所以才在此时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乱说,我只是去蹭吃的!”秦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飞,我知道你掌握很厉害的秘法,能快速种出玄翼神草,但即便如此,你比起徐公子还是差远了!”魏婕说道:“我已经是徐公子的"qing ren",你若是聪明的话,在晚宴时,就老实一点!”

    秦云默不作声,他今晚肯定会老老实实的,他就怕那徐公子不老实,到时逼他动手。

    魏婕看见秦云不说话,又道:“秦飞,你若是识趣,最好现在就把秘法献给徐公子,并且成为他的手下!据我所知,若是李宣徳一旦得到你手里的秘法,就必定会将你杀死!”

    以秦云的神人修为,面对李宣徳这种玄神,根本没有还手之力,而且又无权无势,在天邪神教之内被杀掉,也不会有人替他出头的。

    “我考虑考虑!”秦云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考虑的余地了!”魏婕说道:“在今晚,徐公子一定会向你索要那门秘法,你只有给或者不给!你最好是在此时把秘法献给我!”

    车厢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秦云脸色平静看着魏婕,他此时却是在认真的考虑,但不是在考虑是否献出秘法,而是在考虑,要不要杀死魏婕。

    此刻,魏婕在秦云眼里,就如同死人无异。

    魏婕只是神人境后期,虽然修炼出三个神玄道像,但秦云的一个神玄道像,就堪比她三个,再加上秦云手里的装备,魏婕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到时再说吧!”秦云仔细的考虑过后,放弃在这里杀死魏婕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要去参加晚宴,只有这样,他才能干掉那些想杀他的人!

    在这里干掉魏婕后,他就只能逃走,也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若是在晚宴,他就能尽可能干掉更多人,顺利的话,他还有足够的时间返回药园,把那些药苗都收走。

    魏婕身穿华贵红裙,轻蔑的一笑:“等你见到徐公子,你就知道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男人!你和他比起来,你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“有多优秀,你可以在这里说说吗?”秦云笑道,他只是想了解清楚徐雳光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他是玄神,体内有八火神脉,手里有三件中品神兵,还是教主最得意的徒弟,被教主视为义子!而教主来自万界神庭,拥有神位的神!”魏婕很是自豪的说起这些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徐雳光前途无量,无比的优秀,也是她觉得非常满意的男人。

    秦云脸色毫无波澜,因为在他眼里,徐雳光就是个屁。

    不多久,那辆大车就来到徐府外面。

    魏婕最先走出来,秦云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来到徐府门口后,魏婕吩咐一个像是管家的人,把秦云领进一个奢华宽敞的大堂里,而她则是去另外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秦云来到大堂后,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他来参加晚宴,是想听听关于神宇雷龙珠的事,然后再看看那个神秘的教主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神。

    秦云在大堂里,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,耐心等待那徐雳光出现。

    不多久,大堂中间宽大的金光走道忽然亮起,只见大堂门口,有一群衣着华贵,气质非凡的人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释放出很强的玄神气势,有中年有老者有青年,男男女女都有。

    大堂之中有两三千人,都是天邪神教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,或者是年轻俊杰。

    而他们此时看见走进来的那群人,都连忙起身,眼神中满是羡慕与敬畏,注视着那群人。

    大堂之中此时很安静,谁都在看着那群人。

    秦云心中暗暗撇嘴,他还以为是教主来了,没想到也只是徐大护法、魏大长老和魏二长老,以及其他几个长老来到。

    他们带着自己的小辈,进来的时候释放强大的玄神气势,走在一条金光璀璨的大道上进来,排场很足。

    这场宴会是徐雳光举办的,他也在那群人之中,穿着华贵的衣袍,挽着魏婕的手,跟在他父亲身后走进来。

    魏婕满脸得意之色,眼神中尽是傲色,她在走进来的时候,也瞥秦云一眼。

    那李宣徳也在进来的人群之中,因为他们今日都是这里的主角。

    这群人,可是天邪区之中,除了天邪教主之外最有权势的人物。

    秦云觉得有些好笑,因为那群人之中,最强也不过是玄神而已,连一个大神都没有,就那么装。

    这个天邪区的大神很少见,让秦云都开始怀疑,那些大神是不是都不想呆在这种鬼地方?

    徐大护法是一名彪悍的中年,满面胡须,他走到前面后,对众人说了一番客套话,然后敬酒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魏大长老和其他长老随便说几句套话。

    最后才轮到徐雳光说话。

    徐雳光说完客套话之后,就笑道:“各位,我们天邪神教来了一位奇人,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了吧!”

    他说完,目光就落在后面坐席上的秦云,朗声道:“秦飞高人,你可是我徐雳光今日的贵客,能否赏个脸,上前与我同坐一席!”

    秦云想了想,然后站起身,面带微笑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药园的事,这些天邪神教的高层都有所耳闻,所以对秦飞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陌生。

    李宣徳显得有些不安,他心中暗骂着魏婕,他当然知道魏婕在暗中和徐雳光联合,要得到秦云手里的秘法。

    秦云走在那条走道上,走到大堂中间的时候,忽然蹿出五个身穿青衣,脸色如青玉般的壮汉,他们身上插着许多很小的旗子。

    那些旗子像是插入他们的肉身之中,而他们手里都各拿着一面大旗。

    他们窜出来之后,就围住秦云,然后把大旗插入地面,令大堂震动了下!

    众人都惊讶得连忙起身!

    这倒也出乎秦云的意料,因为他没想到,徐雳光竟然如此直接,使用旗阵把他困住。

    那五个面色如青玉的人,他们身上插着小旗,而且浑身都是毒。

    秦云一眼就看出,这五个壮汉都是有毒的旗阵傀儡!

    旗阵傀儡,身上插满旗阵,需要的时候,布阵之人会控制傀儡忽然出现移动,来布置出旗阵来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我不是你的贵客吗?你就是这么招待贵客的?”秦云面无表情,问道。

    他并不怕这个有毒的旗阵,对九阳殿王来说,这个旗阵和纸糊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能来参加宴席的老家伙,都是见过风浪的,他们立马镇定下来,也明白徐雳光他们要做什么!

    徐雳光他们要抢夺种玄翼神草的秘法,若是得到秘法,那天邪神教在万界神庭的地位就会提高很多。

    “姓秦的,这可是我们很强大的五毒神阵,我们用如此高强的神阵来招待你,足以说明我们非常重视你这位贵客!”徐雳光哈哈笑道,然后挽着魏婕,走向秦云。

    徐大护法、魏大长老和魏二长老,以及李宣徳,也都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天邪神教的教规,也太儿戏了吧!竟然要用如此卑鄙的手段,来抢夺我手里的秘法!”秦云笑道:“徐公子,你敢保证今日的事,不会传出去?”

    天邪神教的任务,可是要帮助八邪岭的邪魔改邪归正的,可徐大护法等教内高层,却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巧取豪夺。

    “秦飞,我今日擒拿你,是因为你曾经要轻薄我!”魏婕连忙怒骂道:“徐郎乃是我的未婚夫君,他今日设宴,也是为了抓拿你这淫徒!”

    魏大长老反应过来后,连忙道:“秦飞此人非常卑鄙,他掌握秘法能种植出玄翼神草,就以此来要挟我,让我派爱女过去陪他种植,没想到他人面兽心,想要轻薄小婕!”

    “好在徐郎来得及时,要不然我早就被这畜生不如的恶棍玷污了!”魏婕一边说,一边留下愤怒而伤痛的泪水,然后靠在徐雳光的怀里,演得很像。

    徐大护法面色阴沉,喝道:“姓秦的,我可是天邪神教的大护法,专门保护神教的教规,你触犯教规,用五毒神阵来对付你,这是你活该!”

    此时,也有一大群人,纷纷指责唾骂秦云。

    这种含血喷人的伎俩,秦云也是见多了,所以他一点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只是觉得奇怪,这群人似乎是临场发挥的,他们出手之前,竟然没事先计划好找理由。

    这群人做这种事还是有些经验不足。

    “姓秦的,你掌握有种植神草的秘法,若是交出秘法,并且真诚的道歉,我们可以让你活着离开天邪区!”徐大护法说道。

    “家父做法,可是很宽宏大量了,给你一条生路,要不然,你必须要受五毒噬心之苦百年,才会被处死!”徐雳光寒声道。

    这父子两人,一唱一和,把巧取豪夺的事说得大仁大义。

    有许多人还在旁边,连连称赞徐大护法很有人情味。魏婕轻声道:“淫徒,我夫君都肯放过你了,你还不识趣点?赶紧将秘法交出,否则你将会生不如死!”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