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4章 略施小计


    南宫雪美穿着艳美的红裙,打扮得非常华贵,面容上满是傲慢得意的笑,用那充满不屑而冰冷的双眼看着楚依依。

    秦云终于见到了南宫雪美,拳头不由得紧握起来!

    当初,就是南宫雪美派出仙人境九重的杀手来杀他和小彩凤,这仇他可一直记在心中。

    南宫雪美并不认得秦云,而在她身边也有十多个上仙,和二十多个九重仙人,从表面上看,她这支队伍的实力要强过天若冷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上次不是说算了吗?”天若冷一皱眉,冷哼道:“出尔反尔!”

    南宫雪美冷笑道:“上次是水如求情,但我和水如闹翻了!所以呀,楚依依,你乖乖的赔偿我的损失吧!你要怪就怪水如,居然为了一个小丫鬟和我闹翻!”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,南宫雪美就满脸怒色,因为她可是被南宫水如打了一巴掌,好在这件事没有传出来,否则更加丢人。

    天若冷、月舞澜和楚依依,都面面相觑,她们对南宫家的事并不了解,也都认为南宫水如在南宫家过得不错,很受欢迎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南宫水如居然和她姑姑闹翻了!

    “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……水如的小丫鬟,也就是那个小彩凤,和一个小半仙狼狈为奸,窃取我们南宫家的功法,那小丫头和那个小半仙私奔的时候,被我手下逮到。我的手下为了干掉他们,还用了两件下品仙符器,但小彩凤这个贱奴却侥幸活了下来!”

    南宫雪美停顿了下,呼了几口怒气,冷哼道:“就为了这件事,水如居然骂我……而且还依然包庇小彩凤这个娇怒!”

    楚依依很生气的跺脚喊道:“你别胡说八道,小彩凤怎么可能是这种人?”

    “哟!楚依依,你怎么那么关心那个小丫头,你难道很了解她吗?”南宫雪美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上次受伤,路过玄江城,就住在水如那里,当时是小彩凤照顾我的!”楚依依咬牙切齿,韵美的面庞满是愤怒的道:“你别污蔑小彩凤!而且水如把她当妹妹一样看待,你如此糟蹋她的名声,让她以后怎么抬头做人?”

    南宫雪美顿时发出一串尖锐奸诈的大笑,道:“一个贱奴而已!谁会在意她的尊严?别说她的尊严了,就算是她的命,也是一条贱命!不管她以后修为有多高,她始终是个贱奴,永远摆脱不了她贱奴的身份!水如居然和一名贱奴姐妹相称,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在南宫雪美背后的一群上仙,也都跟着摇头笑着。

    南宫雪美队伍里的上仙和仙人,可都是出身名门,自然看不起那些曾经为奴的人。

    楚依依气急,但她却也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南宫雪美。

    秦云的脸色,也渐渐的沉冷下来。

    灵韵儿道:“这个南宫雪美也要进入仙玄大漠的,我们进去之后再找机会干掉她!”

    “楚依依,少废话了,赶紧赔偿我的损失!”南宫雪美冷声道:“你如果不赔偿,那我只能把你抓起来,让广寒宫的人把你赎回去!”

    南宫雪美此时也是仗着她这边的人多,而且实力比天若冷那边强。

    天若冷和月舞澜,都面若寒霜,怒视着南宫雪美,她们这边人少,如果打起来的话,确实很吃亏。

    而南宫雪美似乎要用武力讨回赔偿,若是真的打起来,就影响她们进入仙玄大漠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真的想打?”南宫雪美嗤笑道:“就你们那点人……能打得过我们吗?”

    天若冷怒道:“南宫雪美,你这是代表南宫家与我们广寒宫为敌吗?”

    南宫雪美傲然的大笑起来,道:“当然不是代表南宫家!我已经嫁出去了,不算是南宫家的,我现在是俞家的人!我的夫君是俞左昆,你们应该听过他的大名吧!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不过是他的小妾而已,有什么好得瑟的!”月舞澜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小妾又怎么样?他疼我!你看,他就帮我聚集了一大帮高手,护送我进入仙玄大漠!”南宫雪美很骄傲的笑道。

    秦云不知道俞左昆是谁,但这儿的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天若冷队伍里的上仙和仙人,都面露一丝担忧。他们可不想和俞左昆的女人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秦云悄悄拿出魔镜查了查,很快就知道俞左昆是谁了!

    俞左昆,上仙境九重,而且很年轻,是十大上仙之一。

    俞左昆很风流,娶了上百个女人,每次举办大婚,都是一次娶十个八个,也因此有很大的名气。还有就是,他娶的女人,都出身名门。

    比如南宫雪美,就是年轻的上仙,虽然只是二重而已,可依然愿意嫁给俞左昆。

    这主要是因为,俞左昆有一个仙帝爷爷!

    俞左昆的爷爷是新晋的仙帝,还是一名奇纹丹药师,有许多高徒和强大的子孙,也是炼制仙玉珠的主要势力之一,在仙荒的地位崇高。

    秦云突然怀疑,俞左昆娶南宫雪美,极有可能就是为了接近南宫水如。

    就和之前的宋风晨一样,要娶仙灵雪,就是为了接近仙如静,可最后却连仙灵雪都没娶成,而且这件事也被仙荒众人所知,说他错过仙灵雪这拥有先天圣魂之体的绝世奇女子!

    为了接近一个女子,而去娶那个女子的朋友!想到这点,秦云就觉得很好笑。

    当然,像俞左昆和宋风晨这种家世显赫的公子哥,有许多优秀的女人投怀送抱,所以自然而然的觉得,只要自己振臂一呼,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手到擒来……

    月舞澜讥讽道:“南宫雪美,你男人娶你,是为了接近水如吧?水如可比你优秀多了……俞左昆为了追求水如,才娶你这么一个凶恶的老女人,还蛮拼的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月舞澜,你闭嘴!”南宫雪美暴跳如雷,怒喝道:“你们是真的不想去仙玄大漠了吗?”

    楚依依轻叹道:“当初切磋,我无意损坏你的仙剑!我手里也没有足够的仙玉珠,你要赔偿,那我只能将我的仙剑赔偿给你了!”

    “也是上品仙剑吗?”南宫雪美冷笑道:“楚依依,以你的地位,在广寒宫应该无法获得上品仙器吧?”

    “是上品仙器!我立了大功,宫主奖赏给我的!”楚依依拿出自己的仙剑,剑鞘红色的,非常的漂亮。

    “依依,别给她,我们大不了回城跟她耗!”月舞澜连忙走过去,阻止楚依依。

    但是,楚依依却将自己的剑抛了过去,她也是不想给广寒宫添麻烦。

    南宫雪美背靠南宫家,男人又是俞左昆这种人,她怕惹出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不错的剑,那我们一笔勾销了!”南宫雪美得意一笑:“广寒宫的上品仙器,还是很不错的!”

    秦云忽然喊道:“楚依依损坏你的仙剑,那你应该将损坏的仙剑给楚依依才对!上品仙剑就算损坏了,也是有一定用处的!”

    南宫雪美冷冷的看了秦云一眼,冷笑道:“没想到呀,楚依依居然也有人巴结,不错嘛!损坏的上品仙剑就是垃圾,楚依依喜欢用垃圾仙剑就用吧!”

    她拿出损坏的仙剑,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云立马飞蹿过去,接住那把仙剑。

    仙剑的剑鞘是黑色的,非常的简陋,好的剑鞘被南宫雪美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秦云拔出仙剑,用绝灵眼一扫,就看见内部损坏的奇纹,心中暗暗鄙视炼制这把剑的人。

    剑身完好,但内部奇纹却损坏,这多半都是奇纹师在雕刻奇纹时过于敷衍,这种情况很常见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可是我夫君送给我的,据说是他爷爷为我所炼,这可是出自名家之手!”南宫雪美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出自名家之手,那为何如此容易损坏?”秦云此时也露出自己那六重仙人的气息,就是要让南宫雪美认为他是个小仙人。

    南宫雪美见到秦云的修为如此之低,讥笑道:“你一个小仙人懂什么?这把剑之所以被损坏,那都是楚依依用了卑鄙的手段!”

    “你含血喷人!”楚依依很生气的道。

    南宫雪美身后的一名老上仙,点头道:“如果是正常的切磋当中,上品仙剑难以损坏!肯定是对方使用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,将上品仙剑损坏!”

    另外一名中年上仙也说道:“如此一来,就能达到获胜的目的!广寒宫的女子,竟然有如此心机!真是看不出来呀!”

    其他人,也都连连指责楚依依。

    楚依依长发垂胸,有着一张美丽的鹅蛋脸,看起来风韵楚楚,成熟艳丽,可现在却急得双目通红,快要被气哭了。

    秦云在刚才,就简单的修复了一下那把剑内部损坏的奇纹,说道:“你们都错了,这可是出自名家之手的上品仙器,不容易损坏的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注入自己的仙力进入那把仙剑,顿时光芒四闪,剑气逼人,令许多人纷纷惊叹起来。

    南宫雪美见到那把仙剑居然好了,心中也吃惊不已,因为她男人俞左昆说过,那把剑已经坏掉,根本无法修复。

    “依依姐,给你!这把剑是仙帝所炼,比你原来那把好多了!”秦云把剑递给楚依依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南宫雪美喊道:“我们换回来!休想拿你们广寒宫的破烂来换仙帝炼制的仙剑!”

    快要被气哭的楚依依,以及天若冷和月舞澜,此时都很吃惊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则是惊叹连连的看着秦云手里那把仙剑。一个个都难以置信,因为秦云这个小仙人,居然通过一把仙剑,释放出如此强大的仙力!他们只能将此都归功于那把上品仙剑。

    “南宫雪美,你别想再换回来了!你根本就不懂得使用这把剑,若是这把剑再出问题,你又去找依依姐的麻烦,那如何是好?”秦云连忙把剑收起来,退到天若冷身旁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