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2章 王器对决


    “老师,幽家的家族大会,有许多老辈在现场!我觉得……幽家这群人,是故意找你的麻烦,你如果真的过去,就中了他们的圈套!”

    血蝶担心的道:“到时候,我和幽凤都实力有限,而我们血族,也不太可能会帮你的!”

    秦云自然也能想到,幽家的人要整他。

    他如果不去把这件事说清楚,那么幽家就可以认定,云星剑是他修坏的。以后也必定会有许多麻烦事,除非远离中古城,再也不回来。

    若是去了,那么幽家肯定会联合其他人打压他, 说不定还会逼他交出奇纹来。

    血蝶就是担心这点。

    “血蝶,快带我过去!我一定不会有事的!”秦云面带微笑道:“这种事,我见多了,我倒要看看那群家伙,要怎么整我!”

    “老师,你听我劝,还是赶紧跑吧!虽然……虽然我假装与你是"qing ren",但幽家却不打算放过你!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把你解决掉,他们担心幽凤以后会真的与你在一起!”血蝶劝说着秦云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会与幽凤在一起?幽家也是多虑了,像幽凤这种女人,谁和她好上了,谁头痛!”秦云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怕你有去无回呀!”血蝶拉着秦云,飞在空中:“我这就带你出城!”

    幽家的家族大会,就在中古城的一个大山庄里举办。

    血蝶带着秦云飞出鸿古学院之后,飞向城门。

    “血蝶,你走错地方了!”秦云说道:“我不出城,我要去和那群家伙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,我要带你出城!这样会比较安全!”血蝶拉着秦云,飞行在空中。

    没飞多久,就被一群人给拦下了。

    那群人,身穿黑色的铠甲,似乎是幽家的人,而且还有两名三劫半仙。

    “血蝶姑娘,我们奉命来请秦老师跟我们走的,你要带秦老师去哪里?”一名老者冷笑着,看向秦云,问道:“这家伙就是秦老师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秦云倒是很从容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跟我们走吧!”那名老者对血蝶道:“血蝶姑娘,还请你别为难我们,别逼我们动粗!”

    血蝶在刚才,可是想出手的,却被秦云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血蝶见秦云执意要去,也只能带着秦云,飞向举办家族大会的山庄。

    此时是傍晚,中古城一处山水宜人的山庄里,传来阵阵热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山庄里的一个广场上,摆着许多酒席。

    “幽家的家族大会,就是吃吃喝喝吗?”秦云低声的问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……还有一些交易什么的,总之会举办到明天天亮!”血蝶低声道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,也跟在他们身后,防止他们跑了。

    快要到那个广场的时候,下面的人忽然安静下来,因为他们发现血蝶飞了过来,还带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见到血蝶与一个男人手拉手,众人就知道,那个人就是秦云!

    秦云在空中,一眼看下去,就看见不少熟人。

    徐小霸、夜邀雪都在这里!

    然后便是幽凤、薛九命、玄馨、薛无涯、水薇薇等。

    吕寒辰也和他的长辈在一起。

    南宫水如见到秦云后,回想起秦云之前和她说的话,也想起秦云对她的态度,确实与其他人不同。

    她在鸿古学院里,可是很受尊敬的,但秦云却懒得理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秦云和血蝶,降落在中间一处空旷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少人亲眼看见血蝶和秦云手拉手,都带着惊讶,低声议论着。

    血蝶在鸿古学院里,也非常有名,之前有人说她和秦云在一起,许多人都不信。

    但现在却信了!

    夜邀雪和她的同学老师坐在一桌,见到秦云和血蝶在一起,也知道这可能是演戏的,她之前也和秦云玩过这招。

    在夜邀雪这一桌,还有南宫水如和顾秋妃。

    秦云倒是没想到,夜邀雪居然是南宫水如的学生。

    幽凤的那桌,有一名头发漆黑的高壮老者,那就是幽家的家主,幽永岱。

    众人见幽永岱站起来,就立马安静下来,知道有戏看了。

    “血蝶,过来!”一名红袍老者冷喝道,正是血族的族长,被秦云抓起来的那个。

    他见到秦云,也是一脸怒色。

    血蝶担心血族对秦云发难,也只能先过去,看能不能暗中劝劝她的爷爷,到时候帮秦云一把。

    “秦云是吧!你损坏云星剑以及血凤冥枪,这可都是无价之宝,你打算怎么赔偿?”

    幽永岱来到秦云身前,那双深邃的眼睛,闪烁着冷光,声音充满威势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这是幽家在对秦云发难。

    秦云很从容,不仅仅没有惧怕,反而还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水薇薇和薛九命以及玄馨在一桌,她很担心秦云。

    与南宫水如一桌的顾秋妃,也是一样担心秦云会被幽家抓起来。

    夜邀雪倒是很淡定,她可对秦云很了解的,在这种情况下,秦云还能微笑,就意味着有人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血凤冥枪与云星剑的损坏,与我的关系并不大!”秦云说道。

    幽永岱顿时怒喝道:“不是你,是谁?幽凤刚才说了,云星剑被你修复好,而血凤冥枪被你使用云星剑打坏!”sriq

    他看向幽凤,喊道:“幽凤,你过来!”

    幽凤还以为血蝶会把秦云带走的,没想到还是把秦云带来了。

    幽凤走了过来,拉着幽永岱的手臂,低声道:“爷爷,算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幽永岱冷声道:“不能就这么算了!云星剑与血凤冥枪,可都珍贵无比,但现在却都坏掉,一定要让这个小子赔偿!”

    秦云看向幽凤,说道:“幽凤,还请你把当时的情况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使用血凤冥枪攻击你,你情急之下用修复好的云星剑挡住血凤冥枪,然后血凤冥枪就被损坏了!”幽凤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听见没有!”幽永岱指着秦云道:“在场的各位,你们来说说,这是不是他的错?”

    秦云大笑道:“我被幽凤攻击,可是会被杀死的,我情急之下反击,这有何不妥?要怪就只能怪她的血凤冥枪太差……两人生死对决的时候,对方的兵器被损坏了,不可能要对方索赔吧?”

    “另外,云星剑当时并没有损坏!根据血蝶所说,是到了你手里才坏掉的!哈哈哈……幽家的家主,自己损坏云星剑,却把罪名挂在我头上来,真是好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说什么?”幽永岱怒道,扬起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武帝,你堂堂六劫半仙,要杀要打,就来吧!”秦云背着双手,从容镇定的道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没见过秦云,只觉得秦云是运气比较好而已,但现在亲眼见到他当面去怼幽永岱,心中顿时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血凤冥枪是我损坏的,我也会赔偿!但是你说我损坏云星剑,还请你拿出证据来!你能否证明云星剑是我损坏的?”秦云冷笑道:“云星剑本来就不是兵器,你一个六劫半仙握在手里,要损坏也正常!”

    幽凤低声道:“云星剑在我手里的时候,是完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秦云笑道:“幽凤,这么说来,是你爷爷故意栽赃我的了?幽家开家族大会,居然就是为了整我呀,太看得我了!”

    幽永岱怒极了,在场那么多人看着,他若是对一个小辈动手,还真有点丢脸。

    虽然没人会说什么,但这么做确实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他现在也不能说清楚云星剑是秦云损坏的。

    幽永岱还以为秦云来到之后,会被他吓得服软的,没想到居然是一个那么硬气的主。

    “事情很明朗了,血凤冥枪是我不得已损坏的,云星剑与我无关!”秦云又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不久留了,再见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幽永岱喊道:“你说你会赔偿血凤冥枪,是吗?你打算怎么赔偿?那可是价值两百亿星币的王器!”

    秦云心中暗骂起来,因为幽凤说过,那是她用了一百亿星币请人炼制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就那破烂玩意,居然值两百亿星币?是你们太蠢,还是你们的奇纹师太过黑心?”秦云放声大笑着。

    众人都心惊,暗暗佩服秦云的胆魄,居然敢如此嘲讽冥教的奇纹师。

    “猖狂的小子,你居然敢取笑我们冥教的奇纹师!”幽永岱怒道:“若不是云星剑这种上古王器,根本无法毁掉血凤冥枪,你难道真的认为,你能将血凤冥枪毁掉,就代表你很强了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损坏的血凤冥枪和云星剑拿出来。

    云星剑的剑尖断掉了。

    秦云笑道:“在下不才,刚刚炼制好血凤冥枪的胚子,并未雕刻奇纹!但即便如此,我也敢说,我炼制的血凤冥枪,能损坏在场所有的王器!若是有人不服,可以与我炼制的血凤冥枪比试比试!”

    幽凤有些吃惊,她没想到秦云居然已经炼制好一个胚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炼制的血凤冥枪,如果被谁的王器损坏,那么我的浮岛就给谁!”秦云说完,拿出了他炼制的血凤冥枪。

    血凤冥枪的枪头是红色的,如同血色的凤头一样,而且整体看起来更加流畅,更加精美。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