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5章 真的宗师


    火阳掌教有些急了,看着其他的老者,他们也都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放弃吧,别挣扎了!”一名老者叹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!我们许多年没和他们比过了,没想到,差距还是那么大!”

    “掌教,割让一块地方给他们就行了,反正我们天山还有很多地方是没人的!”

    “他们金阳宗,来不了多少人,占不了什么地方的!”

    火阳天山的元老们,可都是认输了。

    萧月玫娇低声道:“火阳天山的奇纹水平原来那么差,难怪徐小霸会那么弱!还没比完,就要割地给别人,真丢人!”

    徐小霸叫道:“奇纹水平不行,和我的实力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关系大着呢!”萧月玫说道:“懒得和你解释!”

    “秦塔主,你不是对自己的奇纹很自信的吗?你上去试试呀!”一名老者讥讽道:“放心,你就算输了,我们也不会笑话你的!我们本来就不指望你有多高的水平!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若是赢,金阳宗所给的两件仙器,我们分你一件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会赢?人家金阳宗那边的奇纹师,可是有备而来,志在必得,只怪我们之前太过自信!”

    火阳天山的老者们,在后面低声道,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秦云看向火阳掌教,道:“签订灵魂契约,我若是赢了,给我一件仙器!”

    徐小霸道:“凭什么和你签订契约?“

    萧月玫讥诮道:“蠢货,你们根本就没有赢的希望!若是和我哥签订契约,我哥赢了,你们就不用割地,就不用丢人了,而且还能得到一件仙器!”

    徐仑对火阳掌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火阳掌教也只能试试了。

    随后,火阳掌教和秦云签订灵魂契约。

    这时候,秦云也从人群中走出去,说道:“第二局,我来比!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金玄虎看见秦云那么年轻,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是个倒茶的!”金景威讥笑道:“五伯,他就是一个混混……哈哈,火阳天山的奇纹师,肯定是怕输给你觉得丢入,所以就随便让这个家伙出来了!”

    火阳天山的弟子们,也认识秦云,此时都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掌教怎么回事,怎么派这个家伙上去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个家伙之前还诅咒我们的天山爆炸!”

    “他那么年轻,奇纹水平真的行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他是从玄域来的!”

    “玄域比我们超玄海域还落后,他的奇纹水平能高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许多火阳天山的弟子,对秦云并不了解,顶多也只是知道秦云击败徐小霸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,不仅仅是金阳宗的弟子,火阳天山的弟子,也都在数落秦云,觉得秦云上去比试很不合适。

    金景威大笑道:“火阳掌教,你们赶紧让这个家伙滚下去吧,让他和我五伯比,只会侮辱了我五伯!”

    “掌教,快让他下去,他丢人了!”

    “无论怎么样,我们要输也得输个体面!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比,也绝不能让一个外人上去,那只会给我们火阳天山丢脸!”

    火阳天山的弟子,也都纷纷对着火阳掌教道。

    火阳掌教也没想到,让秦云上去比试,居然会引起那么多弟子不满。

    其实,主要也是因为秦云击败过徐小霸,而徐小霸虽然蛮横,但不少人都想巴结他,所以许多弟子这么说,也是为了给徐小霸出口气的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秦云一个外来人,而且如此年轻,却被徐仑热情招待,也让许多弟子很嫉妒。

    因为没亲眼见过秦云的实力,所以火阳天山的许多弟子和老者,都很不待见秦云。

    火阳天山的掌教,对秦云道:“秦塔主……还是不比了吧!”

    “快回来吧,别给我们火阳天山丢人!”一名青年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火阳天山丢不起这样的人,快滚回来!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水平?我们火阳天山的老辈都不敢上,你却厚着脸皮上,真是自不量力,不知羞耻!”

    就在那群弟子起哄的时候,金阳宗那边,忽然走过来一名老者,正是金鹤!

    金鹤走过来仔细一看,喊道:“大宗师,真的是你呀!你怎么会在这儿的?在下金鹤,拜见大宗师!”

    全场顿时一阵安静!

    金鹤什么水平,大家都是知道的,即便放在火阳天山,那也是大师级别的,而且地位极高!

    而这金鹤,如今居然当众对着秦云弓腰行礼,无比的尊敬!

    金景威本来想说那个古奈奈的事,可看见金鹤对秦云行礼,立马把话憋了回去!

    火阳天山那群不待见秦云的老者,也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秦云赢过金鹤,可却都觉得那是秦云运气好,是秦云碰巧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见到金鹤对秦云如此恭敬,就知道,秦云的水平是得到金鹤认可的。

    火阳天山那群弟子,刚才还不停的喊秦云下来,不停的嘲讽秦云,可现在都不说话了!

    他们也一脸的难以置信,没想到金鹤大师,居然给秦云行礼,这可是晚辈向长辈行的礼呀!

    秦云不是金鹤的长辈,却因为水平比金鹤高,所以才得到的金鹤尊敬!

    萧月玫满脸得意,瞪了一眼徐小霸。

    徐小霸也心惊不已,心中更加难过了,因为秦云不仅仅实力比他强,就连奇纹水平,也真的很强!

    徐仑就知道,自己没看错人!

    安静过后,金阳宗那边顿时炸开了锅!

    金玄虎原本对秦云很是不屑,但此时看秦云的眼神,却带着几分敬意,说道:“阁下就是雕刻出十一级精细度的秦云?”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,我此时替火阳天山,与你比试,还请多指教!”秦云微微一笑,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好!阿鹤与你比过几局,他输得心服口服,回来之后,多次向我提起你!如今,就让我来领教一下阁下的实力!”金玄虎也对秦云抱拳,说道:“今日,我会替阿鹤赢回来的!”

    “五哥,大宗师很厉害的!你可别轻敌!”金鹤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你的大宗师,赢了我再说吧!”金玄虎也是不怎么服秦云的,需要亲身领教秦云的水平,才可以判定。

    火阳天山的那群弟子,脸色都有些不好看,因为他们刚才冒犯了这位大宗师。

    “秦云,你是晚辈,接下来比试内容,我就让你来定!但不能比精细度!”金玄虎说道,他也知道自己的精细度不及秦云,因为他的精细度,和金鹤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可否让我想想?”秦云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我也要趁此好好休息休息!”金玄虎道:“我之前那场,消耗略大,请给我一个时辰,让我恢复!”

    在刚才,金玄虎可不是这样的,而是充满自信,让火阳天山快点派人出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,看见对手是秦云,也要休息了!

    金景威心中在滴血,因为他很清楚,自己那十个极品帝王源石白送出去了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他和想明白了,秦云不是倒茶的,而是百塔门星游塔的塔主,当初和沈八剑在一起,也是因为秦云的地位极高,才能和沈八剑在一起的!

    这时候,金景威也看见萧月玫了,而且还在对他笑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丫头,这个古奈奈……”金景威心中低骂着,忽然想到了什么,然后心中默念着:“古奈奈……古奈奈……姑奶奶?奈奈,奶奶?他大爷的,老子被耍了!”

    火阳天山低声道:“徐老,这位秦塔主……还真是难得的奇才呀!”

    徐仑叹道:“他的事迹我对你们说过了,你们不信!”

    一名老者低骂道:“还不是你那孙子,到处说他是个水货!”

    几名老者也都纷纷点头,然后看向徐小霸。

    “这死孩子!”徐仑笑骂道。

    徐小霸感觉自己背了锅,很不爽的道:“你们这群活了万年都没嗝屁的老不死,我说什么你们信什么?我说狗屎很好吃,你们怎么不去尝尝!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兔崽子……”一名老者骂道:“信不信我揍你?”

    “来呀,来揍我呀!你揍我,我就揍你孙子!”徐小霸一脸不惧的道:“你孙子可是我的小弟,你敢动我试试看,我让他咬死你!”

    萧月玫也觉得好笑,这徐小霸在火阳天山里面,就是个小霸王,那些老辈也不敢拿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小赖皮狗,咬人什么的,你自己上就行了,你咬得肯定很凶!”萧月玫娇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 你哥马上就要输给那个金玄虎了,你还有心思在这儿说我!”徐小霸哼了一声,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哥输了,损失的也是你们火阳天山,我着急什么?”萧月玫娇笑道:“小赖皮狗,本姑娘再和你赌一次,就赌这次我哥会赢!敢不敢和我玩?”

    “滚,我才不和你赌!你和你哥一样,浑身鬼手段!我只和光明磊落的人赌!”徐小霸之前输给过萧月玫,知道萧月玫的花招很多,他虽然神经大条,可却不会再上当了。

    火阳天山的弟子和老辈,也是一阵很佩服萧月玫,居然敢喊徐小霸小赖皮狗,若是他们敢这么喊,那肯定会很倒霉的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暗暗骂着徐小霸,因为两天来,徐小霸到处造谣,说秦云怎么怎么水,全靠小手段骗人什么的, 搞得他们都信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,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
来快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