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四章 打压


全本小说网 WWW.52ctf.com,最快更新完美至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二百三十四章 打压

    林凌的出现显然很不合时宜,毕竟,何炎山前辈正在观赏山水画,他这么一走出来不就等于打断了,而且等于打了大太子陛下的脸。

    卢青云脸色顿时一冷,这云一玄还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啊,让一个手下跑出来捣乱!

    “呃,云一玄的人啊,好好好!”

    不过,何炎山并没有动怒,微笑的看了眼林凌,然后继续埋头观赏山水画了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还在看此画啊,此画有那么好吗?让你流连忘返!”林凌淡淡一笑,也是走前一道看画。

    “此画虽说年代不久,但技艺罕见啊,老夫我看过数万,第一次见如此神奇的画!”何炎山依旧看着画道,似乎把林凌当成一个同为看画的人。

    “看画数万?老先生,你确定你看的是画?还是看的是鬼画符?”林凌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静!

    整个大殿静了下来!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瞪大眼睛,敢这么评论何炎山前辈,这简直是天玄国首例!

    就连云一玄也是瞪大眼睛,先前林凌说交给他,所以他也放心的交给林凌,谁知道林凌却是跑出去评论何炎山赏画的阅历。

    这.

    我可是让你讨好前辈,而不是让你得罪前辈啊!

    向来淡定的云一玄此刻也有种想哭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话不能乱说啊!”何炎山抬起了头,脸色有些不喜了,他可以容忍这少年的无礼,但不能容忍少年亵渎他赏画的经历,更不能亵渎眼前这幅画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是我自负,而是我看过的画比前辈看过的画好太多了,所以看到前辈对这幅画爱不释手,这才很惊讶而已!”林凌云淡风轻道:“你可看过清明上河图?你可看过富春山居图?你可看过洛神赋,五牛图,百骏图?”

    何炎山的脸色从开始的不屑,渐渐凝重,最终化作惊讶,他已经没有在看画了,而是看着林凌。

    “都没有吧,那些都是毛笔画图,再说远一些的,你可看过蒙娜丽莎?你可看过最后的晚餐?”

    林凌的声音渐渐变大,似乎在他面前,何炎山前辈没资格称作赏画专家。

    其实在上个世界中,那些名画林凌也很多没看过真迹,但网络发达,他看过图片,看过伪造品,但即便是伪造品也比眼前的画好,甚至比何炎山前辈看过的画好!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何炎山前辈茫然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些画都没看过,那你有什么资格自称看过的画数万,你看的是鬼画符吧!”林凌淡淡道。

    何炎山前辈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一片错愕,一个少年训斥德高望重的前辈,这是在做梦吧。

    “阁下口口声声说看过名画无数,可你所说的那些画根本就不存在,那是你故弄玄虚弄出来的假名吧!”卢青云见到何炎山居然没有再看他的画了,顿时心中一怒,看着林凌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必要故弄玄虚?先不说那些名画,就拿你手中这画来说,那简直就是个垃圾!”

    林凌冷冷看着卢青云道,气的卢青云怒火更旺盛一分,若非有着何炎山前辈在,他早已出手抹杀这无名少年了!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何炎山倒没有动怒,有些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若论丹道,他确实是泰山北斗,但若论字画,他算不上大师,只能算疯狂的爱好者而已,他自己也知道这点,所以听到林凌说的头头是道,不由好奇询问了。

    “一般来说,画是画师的心血,哪怕画的再差,旁人至多不喜爱便是了,不应该评头论足,毕竟这是亵渎了别人的心血!”林凌无奈摇头:“不过既然你们要问我,那我只好直说了!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画,这是山吗?这是一坨屎吧,山不像山,像石头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是水吗?水流的波动是沉稳不变的状态的吗?水有急有缓,然而这画中的水点几下就当完工了,你这是在节约墨水嘛?”

    “城市我就不说了,还大城,农村都没那么落后,三层高的楼一个也见不到!”

    “至于人败笔,表情一致,毫无生动,他们是不是都死了爹了,全部是一个哭丧的表情!”

    林凌一字一顿道,字字珠玑,声音不大,但震慑的大殿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卢青云则是气的七窍生烟,这幅画被少年贬的一文不值了,这少年在打太子陛下的脸!

    何炎山前辈则是瞪大眼睛,开始他还很好奇,第一次看这种巨大的画,但经林凌这么一说,他细细看去,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山不像山,水无波动,城更像村,人如木偶!

    “此画缺少了神,近看倒不觉的什么,远看便知道好坏了,前辈不信便试试!”林凌又是开口。

    何炎山半信半疑,退后十几步看去,顿时整幅画融合起来后,显得极为的不协调了,这让他惊讶起来:“怎么变这样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局观所至,毕竟越是大的画,比例尺寸要求越是严格,比例一担失重,那么就会出现不协调的感觉,而且这是百人做画,彼此画一部分,根本没有默契,你画好你的,我画好我的,分来看倒是勉强能入眼,但融合起来就不行了!”

    林凌缓缓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何炎山前辈哗然大悟,又是敬佩道:“小友不愧是赏画专家啊!”

    他的言语之中带着一种共同探讨书画的味道,让远处的云一玄倒吸冷气,似乎林凌博得了何炎山前辈的好感了啊!

    这个局势自然不是卢青云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太子陛下好不容易准备了一幅画,结果却替他人做了嫁衣,太子陛下如何会服气?

    “此画已经是当今最好的技艺了,你鸡蛋挑骨头,根本不是赏画之人,像这种刻薄的话,谁不会说!”卢青云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他言下之意,天玄国字画就是这种水平的了,你说的再厉害,但却画不出来,那有何用?就好比你要求一名武者拳破虚空,否则根本不算武者,但至今有谁能拳破虚空?所以说那些话的人是无稽之谈!

    对于这说法,四周许多人都是点头。

    林凌轻蔑一笑:“我早就知道你会说这些话了,可惜,你找错人了,论其他,我或许不是最强的,但论画画,我还是能超越你们所谓的画师!”

    虽说林凌在上个世界也不是什么画画高手,但总归学过美术课,美术课中的画也比这世界的山水画强。
来快播